发新话题
打印

艰辛而快乐的回家之路——2009略阳家访札记

艰辛而快乐的回家之路——2009略阳家访札记

有一种生活,只有经历过,你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只有体会过,你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只有拥有过,你才知道其中的纯粹。


家访成员
明生:05年大学毕业,参加大学生“西部计划”,在陕西略阳做了两年的志愿者老师;07年6月离开略阳,回家乡连云港任教。
汉子:爱心人士,深圳工作的上海人,资深捐助人,人生阅历相当丰富,是我们这次家访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自称老人。
Taobaojia:北京的IT从业人员,湖北山区长大,曾在山区老家做过五年的计算机老师,所以习惯称他为杨老师,“智人慧心”的捐助人之一,是个乐于助人的大好人。
穆老师:新疆博乐人,05年同我一起到略阳做志愿者,最终选择留在略阳一中任教,陕师大数学系高材生,略阳教师招考的理科状元,是“智人慧心”在一中的联络老师,说话语速慢,稳重,极富冷幽默感。
老肺:就是飞舞的点心,是略阳当地的志愿者,为本地老百姓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事,也是我在略阳时非常崇拜的神秘人物,这次终于有了更多的了解。
翟睿:老肺的外甥,西北大学在校大学生,利用暑假家访体验生活。
红花:我学生小茹的妈妈,聪慧能干,“智人慧心”在略阳的志愿者。
       
7月30日 连云港 出发

下午6:00踏上连云港到宝鸡的火车。

7月31日 略阳 我又来了

上午10:00到达宝鸡,与taobaojia在宝鸡火车站会合,下午3:40转乘K5,与汉子在火车上会合,晚上9:30到达略阳。穆老师、老肺和翟睿热情接站。
故地重游,有种久违的感觉。虽然略阳有点热,心情还是非常的激动,仿佛回到了两年前一样。夜宵吃了浆水面(刚到略阳时,以为浆水面就是用嘉陵江的水来煮的面,其实不然,浆水是将菜发酵后产生一种带有酸味的汤,比酸菜的味道淡些,当地人爱吃酸辣口味)。仍然住在金亚宾馆二部,靠近嘉陵江大桥。呵呵,金亚宾馆二部是我支教时每次下县城住的地方,便宜干净,有电视,电话,还可以洗澡(有点做广告的嫌疑了)。我们几个人在宾馆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家访第一站去郭镇。因为郭镇是我踏上社会的第一个人生舞台,我对郭镇特别有感情;还有就是汉子和taobaojia捐助的学生都是郭镇的。

TOP

8月1日 郭镇 回家的感觉
今天是家访的第一天,早上7:00在略阳县城喝了罐罐茶,味道很香。略阳到郭镇的交通很方便,车比较多,一个多小时就到达郭镇了。郭镇中学变得我都不认得了,一切都是新的,新的教学楼,新的实验楼,新的食堂,新的教师宿舍,还有正在打桩的新办公楼。红花在镇上刚开了家小店,店的位置很不错,正对面就是郭镇医院和郭镇中学,左边是郭镇中心小学。我相信小店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小茹长的越来越像红花了。
放下行李,我们就很快投入到家访中。先去小瑞家。小瑞是我的学生也是汉子捐助的学生。小瑞看到我和汉子,真是欣喜若狂。她的爸爸妈妈则不停地感激汉子。西沟桥旁是小瑞地震后的新家,仍然是土木结构,墙也明显有点歪,不过比起老房子还是明亮了许多。
接着我们一起去了西沟村石家院社的小萍家。小萍家还是有一定的收入的。小萍爷爷是木匠,能做些椅子拿到镇上卖。
然后我们一起回访了小武,小武是孤儿,伯伯是他的监护人。从周围邻居那里得知,小武暑假还在学习,村里来了些志愿者义务给他们补课。我们再三叮嘱要给捐助人回信。
小巧的家也是地震后重建的房子。由于建设过程中家里出了点事,赔偿了几万块钱,说到这里,小巧的爸爸有点悲伤,房子外面建好了,里面还是露着红砖的空房。
中午返回郭镇,在赵家馆子吃到了想念已久的酸汤水饺。
饭后我们兵分两路。老肺、汉子、taobaojia骑摩托去较远的寺沟村郭家山小鸿家家访。
我和穆老师还有翟睿徒步走较近的小翠和小丽家,她们两家相隔不远。先到小翠家。小翠和弟弟在家,爸爸和妈妈分别在上海、无锡打工。后来我们又走访了已经被捐助的小丽家。小丽妈妈患癌症去世了。父亲在外打工,哥哥在延安读大学,小丽的姐姐成绩也很好,但由于家庭经济的原因辍学在杭州打工了。小丽现在由她叔婶照顾。虽然物质生活比以前好了,可是发现她有些沉闷自闭。小丽是个认真文静,记忆力超好的女孩,现在选择读文科。以前教她英语的时候,经常听写全对,是我的英语课代表。在小丽家闲聊时发现,我们这次要家访的小琴也是寺沟村的,现在汉子他们应该还在寺沟村,于是赶紧打电话,郁闷的是他们三人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可能是离镇太远没有信号的原因,于是我一直拨打汉子的手机,10分钟后终于打通。汉子说他们已经从小鸿家出来在返回郭镇的路上,我几乎是命令的口气叫他们赶紧停下来,告诉他小琴家也在寺沟村。后来听他们描述小琴的现状,和我三年前教过的小琴已不像一个人了。
等他们回到郭镇后,我们在红花家里会合,决定去坪沟村蒿儿川社的小红家,这是我们今天家访的最后一家。老肺和小茹爸爸骑摩托车送我和穆老师还有翟睿去坪沟,汉子和taobaojia留在郭镇和他们捐助的学生交流。大概30分钟的车程就到小红家了。她的爸爸妈妈在乐素河镇打零工,弟弟和爷爷在家,奶奶则在山上住,偶尔下山来给他们做饭。家里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可小红看上去营养不良,穿着朴素。离开小红家后,在路上翟睿对我说“看到小红这个样子,心里酸酸的,要让自己的同学捐助几件衣服给小红。”
那天晚上9点多大家在红花家二楼的平台上FB。红花和老肺老婆烧了好多好吃的菜,我们像饿狼一样吃的打饱嗝。
夏天的晚风有点凉,谈论完今天的家访结果后,本打算去镇上的旅馆住,可是已经住满了,我和穆老师去中学学生宿舍住下,其他人在红花家就寝。我和穆老师聊了很久才睡觉,穆老师说了很多他对教育的看法,我也很能理解。大约两点钟还能听到窗外传来的流水声和划拳声。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沙发

呵呵

明生老师好!

TOP

对不起,您最近 24 小时上传的附件已超过 5000000 字节的限制,无法继续上传,请返回或稍后再试。
老大!!!
我发不了啦

TOP

鱼姐姐好

TOP

明生,你的照片可以缩小一下。。
那样可以上传好多呢。。

TOP

你在画笔里面打开图片,然后在图像里面选择“拉伸和扭曲”,水平和垂直同比例缩小到30%左右吧。

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方法,我每次总是用这个土办法。。

TOP

ok
谢谢鱼姐姐
我照 你办法试试

TOP

我先下了,我天天赖着电脑跟前不肯早睡,最近身体有点给我看脸色了

待续,明天我会再来。。

晚安——明生和寒烟老大

临下线,发现taobaojia也在,呵呵,今晚可真热闹

各位朋友晚安啦!

[ 本帖最后由 鱼姐姐 于 2009-8-20 23:45 编辑 ]

TOP

8月2日 横现河镇 男儿当自强

早上7点起来,郭镇夏天的早晨带有一丝的凉意,青山绿水形成一幅天然的画卷。今天我们分为两组,老肺、汉子和taobaojia走访金家河镇的三家,我和穆老师还有翟睿则走访横现河镇的四家。这两个镇恰好都位于郭镇与县城之间。
我们先去了横现河镇武家沟社的小琴家。虽然她家很近,但由于不认识路,一路打听过去,走了许多冤枉路。终于到她家了,结果她家里却没人,四处打听后得知小琴和父母在镇上卖菜。小琴是独生子女,父母健康,家庭经济还好。于是我们又向前出发,走访计划中的另外两家。
虽然在同一个村同一个社,地图上看似不远的两家,却让我们走了很久,因为它们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山头。在路上,我们遇到一个老乡,她告诉我们去往小平家的山路,同时还告诉我们一些小平的家事。原来小平的父亲去年过世了,因为要负担两个正在读高中的孩子的费用,同时震后贷款重建新房,经济压力过大,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小平的哥哥今年高考成绩非常优秀,现已考上天津一所军事院校。而懂事的小平成绩也相当棒,这次期末考试还是全校第一。
11:50上山,13:30终于到了小平家。大热天的正午,顶着大太阳,汗流浃背的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半路上有个年过半百的老乡背着满满一篓的西瓜下山,已经走得异常疲惫都快中暑的我,不禁来了继续上山的力量。而到了小平家,快被晒晕了的翟睿则直冲向水龙头。
小平他们现在还住在旧房子里,屋里很暗,墙壁上满是烟尘,没什么家具。他们家五口人,爷爷、奶奶、妈妈、哥哥和小平。家庭经济以种菜和养猪为主,无其他收入来源,每个季度只能偿还因为震后建新房所贷款的利息。爷爷年岁已高,奶奶因为儿子的意外离去导致精神上出现一定的问题,坚强的妈妈现在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我们给了小平一份taobaojia带来的有关学习方法的资料,他马上看了起来,异常专注,即使我们在旁边聊天,也没有干扰到他。
说话期间,小平妈妈已经为我们做好了浆水面。我们就在他家吃了午饭,当然,饭后我也悄悄地留了点钱。
休息了会儿,小平带我们从小路去另外一个我们要走访的学生小强家。
小强家居然在另一个山头。这段路程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因为这条路根本不像条路,又湿又滑,落叶遍地,荒草丛生,还有许多雨后长出的五彩斑斓的毒蘑菇。
开始只顾着走路,还不觉得去小强家的山有多高。待到经过一个转弯时,小平说这是山上最高的地方了。这一说不要紧,我突然觉得两腿发软,头发懵,眼前一片模糊。一览众山小啊,我却晕乎乎的快跌倒了,竟然还想到自己没有买保险的事,生怕一不小心摔倒,滚下山崖。
小强家还住在震中受损的老房子里。房子阴暗狭小,里面的隔墙也仅由竹条加泥巴做成的薄墙隔开。虽然地震中房子有些损害,但因为路途遥远,材料不便运输,就没有重建,也无钱在山下购房。让人惊讶的是墙上贴满了兄弟俩的奖状。哥哥即将上高三,弟弟即将上高二,兄弟俩成绩相当好。小强这次期末考试还是年级第二。而当我们来到他们家时,这两兄弟正在一边烤烟叶,一边在户外学习。哥哥比较强壮些,小强看上去瘦弱多了。
他们一家七口人。爷爷身体不好;奶奶59岁,得了癌症,正在汉中住院,他家只能筹到一千一百块,但实际花费已经上万,卖了烟叶后的钱还必须还奶奶的医疗费;有个未婚的叔叔还需照顾;爸爸在周围打零工,不固定。谈到奶奶的病时妈妈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小病扛,大病捱,实在不行往外抬”,这是山里人面对疾病来袭时的真实写照。
带着沉重的心情下山,回到县城后不知道是走山路累的还是今天的家访让我变的沉重了,回来后有点中暑的感觉,头昏想吐,身上好像到处都在冒热气,吃了点藿香正气丸,讨论完今天的家访,我就睡了。
而由于汉子那组完成任务比较早,我们就把计划中的第四家让给他们去完成了。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