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行走的骡铃--2010年四川盐源家访笔记

行走的骡铃--2010年四川盐源家访笔记

网页在这里:(按论坛内容更新)http://www.hshg.org/specialtopics/2010/20101018yanyuan/index.html

顶楼的帖子,留给那些希望帮助盐源地区学生的朋友们。

希望帮助瓜别地区(沃底乡)小学学生的捐助人,请仔细读下面的说明,在决定捐助前请一定要认识到当地严峻的情况:

  • 我们希望瓜别乡书拉小学的五个学生,统一由一个捐助人来帮助。这样便于老师们收款以及发款。五个小孩子都是小学生,一学期250元,所以一年总共是2500元。再请给老师寄100元的路费,因为从瓜别去县城取钱的班车单程50元车费
  • 瓜别地区交通不方便。从县城到乡上,每天两次班车,要沿着悬崖开五六个小时。而从乡上去村子除了骑马就是走路,因为山路几乎都是超过75度的坡。
  • 老师们取钱不方便。瓜别地区没有邮局,每个月有一个邮差送一次信件,所以汇款单只能寄到沃底九年制学校,老师们再回到县城取钱,取了之后再回到乡上,托村子里的人骑马带给老师。所以,要是你给孩子们写信估计半年才能收到,而老师们也不能每天来回县城和乡上,只能是有时间才去城里。通常寄给学生的捐款要一个半月才能收到
  • 瓜别地区通讯不方便。整个地区都没有固定电话,沃底乡上有手机信号,村子里是根本没有信号的,只能爬到很高的山顶才能勉强找到一点信号。所以,跟老师们联系最好是通过手机短信
  • 瓜别学生四年级以下不会汉语。孩子们多说彝语或者蒙古语,因为是少数民族地区。四年级以后才会说汉语。所以四年级之前,学生没有办法给你回信
  • 瓜别学生捐款统一由村里校长来管理。书拉小学的鲁校长是我见到的非常认真负责,而且热心的老党员,我们可以完全信任他。村子里的情况很特殊,那些捐款如果直接发放给学生,极可能被家长给占用,或是买种子,或是看病,还有可能被人骗走。所以我们统一由校长按每月30元发给学生,多余的钱则买成油和大米送到学生家里


沃底乡九年制学校里有一个四年级学生,因为在中心校读书所以捐款会由严校长来管理,可以写信。

盐源地区其他学生,例如双河乡的五个孤儿,则由先前的喻校长进行管理。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老校长。四年级以下的学生也没有办法写信,。

TOP



10月18日:出发

如期地出发了。前一夜兴奋得夜里两三点都睡不着。突然想起白天开会时汉子说了春秋航空的特价机票,于是半夜起来打开电脑上网。订好从重庆回上海的机票,再查了西昌到重庆的火车,终于懒懒地躺在床上睡了。这样,我便节省了接近1500元的路费!

重返盐源--这是一个非常突然的决定。从LV离职后一直在找新工作,原以为新单位会在15号开始工作,结果单位里有其他安排,临时告诉我要11月1日。我便有了接近半个月的空档期。起初有好几个选项,第一个是想去老挝,那是梦想了好几年要去的地方;另一个是欧洲,因为我的欧洲签证就要到期了。

只是因为担心膝盖是否能走路,这才犹豫不决。也因为膝盖,所以放弃了前两个想法,还是把时间留给孩子们吧!真要是工作了就再也不会有两周的假期了,这是难得的机会。略阳?三江?两当?我又开始选择。想去略阳,是因为早打算做一个环保相关的项目要去做前期调查,但两周的时间又太浪费。

想到几年前,家顺在上海时跟我说,盐源瓜别有一个乡,要骑马走四五个小时才能到的村子。

盐源,一直是我想要再回去的地方!不仅是因为那里的壮美,还因为那是我所遇到过最贫困,最原始,最需要帮助的地区,也因为5年前的一场轰轰烈烈的作弊事件而让我心痛的地方。之后很多年里我还能经常梦见那些学生,以及他们的村庄与小路。

临行前跟朋友们开玩笑说,到了盐源不怕走路,最怕的是被人追杀!要知道,几年前那些被我揭穿真相的富人家孩子们,一个个可恨死我了!

很早就起床了,背了大包小包往机场奔。昨天称了一下,15公斤,小意思呢!包里的一大半的重量是给山里孩子们买的糖果。

可怕的世博啊!机场里居然这么多人!尽管我提前一个半小时到了机场,可排队办登机牌的人还是太多了。赶紧挤到招集柜台,再满头大汗地冲进安检,结果,飞机晚点。

晚点一个小时哪!这让准备在成都转机到西昌的我,又变得匆忙了。下了飞机立马先跑去转机柜台办登机卡,再奔去取行李,然后一瘸一拐地奔到候机厅--那时候广播里最后一次呼叫我的名字。好家伙,我的膝盖开始闹意见了!

到了西昌,还是那个很小很宁静的西部小机场。家顺的堂妹加丽早就在机场门口等我了,她在西昌学院读体育系。用她自己的话说,盐源因为海拔高,跑步是他们的强项所以才进了体育系。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加丽和家顺一样的喜欢傻笑,还喜欢吐舌头。

加丽带我去学校里吃晚饭,还找了一位盐源的同学陪我住在旅馆。两个女生都是在读师范专业,她们对我们在做的事情非常有兴趣。家里有四个姐妹读书的米英更是有兴趣,她说,她和姐姐都是受到了资助才读了高中。与她们聊着,我似乎见到了智人慧心未来的志愿者。她们说,将来她们都会回盐源当老师。

毕竟是在两千多米的高原哪!我还是有点头晕,走几步就喘了,睡一觉估计会好些吧。

标准间,48元,全国电话免费,虽然一点都听不清楚。但,超值!

还附送蚊子若干。

TOP

10月19日:又见蓝天

昨天下了一夜的雨,窗外汽车呼啸的声音夹着雨点打玻璃窗的声音中我还是甜甜地睡了,好在没有遇见久违的跳蚤。小旅馆算是干净,除了席梦思里的弹簧动不动就跳来跳去。

早晨八点的班车,两个女生把我送上站台。司机师傅很健谈,特意让我坐了最前排靠车门的位置,这样我就能欣赏到最好的风光了。出发时天空还有些阴,山谷里更满是云雾,能见度不超过10米,但传过磨盘山,天空就突然变得很蓝,那种蓝色,让我想起五年前的盐源的日子来。路过小高山时,海拔有些高,又开始觉得头晕,还有一些想吐,所以干脆就睡了一觉。

车站边的小笼包子,开始了我重返盐源的一天。


看看这张照片,抢拍的。出发时满天大雾,一过磨盘山就蓝天白云。


又见蓝天!车子在蓝天下行驶,山路很宁静。路的一侧通常是一千多米的深谷或是河流,掉下去连肉都找不到!


隧道口有妇女兜售着一种叫作“橄榄”的野生果子。我狠咬了一口,酸得我牙得都掉了!


从卫城到盐源,路变得平坦,树叶也渐渐变成黄色


下午一点半,车子停在了盐源的车站。

相隔五年,又回到了这里。县城变得更繁华了,但仍旧能记得当年的街景,甚至拐了弯到哪个店,都还记得。太熟悉了,我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大半个月。

唐玉剑和家顺来接我。唐玉剑,五年前家访时曾经跟我屁股后面混了好几天,后来当兵时还来上海玩了几天,现在在县城做统一公司的业务员。家顺,智人慧心曾经帮助过他的两个妹妹读书,后来我接他来上海打工过,现在是村子里最年轻的村长。

简单吃了饭,我们便来到教师进修学校来找昔日的邓卜文校长。邓校长是我在盐源最尊敬的老师,他从教三十多年里曾经帮助了无数的学生。叙了旧,我说这次想去瓜别,五年前就想去的,据说是盐源最贫困的区域。开始邓校长不信我能够去那里,后来证明了几乎所有盐源人听说我这个想法后都不相信--一个外地的城里女生,怎么能够去那里?!因为他们觉得那里太贫穷,条件太差,交通不便,这些都不是我这样的天生丽质的人能够承受的!家顺说:“你骑着马,上面可能随时掉下石头,下面就是大河,你肯定会哭的!”。

说实话因为没见过,所以不怕,就像当年蹦极,没被绑在四十米高的河面之上我也不知道啥叫害怕。这大概就叫无知而无畏吧!就算真的怕,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没有退路时只能往前冲。

邓校长见我坚持,立刻打电话给瓜别所在行政区沃底乡九年制学校的校长来,正好校长在县城汇报工作。“瓜别”这个地区在最详细的盐源地图上也找不到,因为是六个行政乡的总称,沃底就在中间。而沃底乡的行政中心,还是其他四个乡共用的一个行政中心。

甘校长,还有严副校长,都是沃底学校的校长。我们拿着若大的盐源地图讨论了半天,决定22日跟着他们的车一起去沃底,大概四五个小时的车程,然后当天租马,骑三个多小时再到甲拉小学,第三天去书拉小学,第四天回到沃底,再赶回县城。瓜别地区因为地形特别,交通不便,所以那里的学校都是实行十天读书制,也就是上十天的学,再休息四天,这样家远的孩子们便可以两周回家一次。听说最远的孩子要走五六个小时才能到家。

研究好路线,又是五年前帮我们开车的董老师请我们狠吃了一顿晚饭。天快黑的时候,严校长开着车送我和家顺去双河乡水车洛组,家顺的家。

天黑了,天际却留着一抹明亮的白,美极了!两边是玉米的影子,家顺去上海打工前就借了钱修了一下房子,却依旧非常简陋,屋子里除了一个很不相称的电视机和两个破沙发,什么也没有。

但家顺很乐观,也非常努力。两个妹妹即将面临读大学,所又他想尽一切的办法挣钱,同时又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还有神情依旧有些不清的妈妈。我更加能够明白五年前他在我面前流着泪说的那句话“这个家,我离不开”。现在的家顺,比起两年前在上海打工时已经成熟和冷静了许多,也开朗了许多。他现在是村里的组长,最年轻的组长。

天色很暗了,家顺望着月亮说,出去走走吧!

屋子外面,很新鲜的牛糞的味道。从村子中心往大路上走,会遇过一个小水库,家顺说脚下的路就是他带着村子里的人修的。因为仔细考查了山上渗水的情况所以做的排水系统很好,雨天也不会积水,而我一眼就望见一小东奶奶家的屋子。

月亮很清澈,撤在稻田里。我想发个消息给野人报告行踪,无奈这里没有信号。我狂吼了好几声,很放松,引得村里的狗狗跟我一起狂叫不已,嘿嘿。

家顺家的院子四方的,抬头正好望见月亮和星星。

困了,准备睡觉,家顺说,泡个脚吧。

于是,拿了一个很大的铁盆。我望见有些脏,家顺说那是给猪喂食的盆子*(—%¥%……()*##·!#%¥—·¥¥洗完脚,脚上还沾了点饲料!但我相信猪的意见会比我的更大!

我住在家顺妹妹们住的屋子里,关了灯很黑很恐怖的那种。隔壁是七头猪的屋子,但愿猪猪们晚上别说梦话!

TOP

沙发

TOP

10月19日:五个孤儿

昨天夜里,隔壁的猪真的说梦话了!半夜公鸡叫,看了下手机,03:33分。一夜其实没睡好,只觉得胸口非常闷,知道这是高原反应。家顺怕我冷,特意在床下放了一盆木炭,所以倒没着凉。

06:45起床。这对于西部山区来说,相当于上海的五点多,天才一点点亮。我穿好衣服,背了个相机跑出去了。村子里还没什么人,花上也沾着露水。走着,慢慢地走,沿着一条路一直走到山脚下的森林边。想往上爬,只想着要省点力气今天要家访,所以就没敢再往前走。

无意中,发现手机居然响了!收到了两条短信,才欣喜,原来石子路的某一小段有一点微弱的信号!昨天晚上的短信到现在才发出去,真是的,在这里遇到信号比遇见帅哥还难!

村子里的路还是很泥泞,全是牛羊和人走过的足迹。路的尽头是一小块空地,每天早上村里所有的牛都会在这里集中,然后每天由一家派一个人,统一去放这些牛牛们吃草,这样很有效率地提高了生产力


墙头草


天边才微微一点泛红


从小水库往村子里看,前面有炊烟的就是整个村子了。眼前的石头路就是家顺帮着修建的。


才七点钟,孩子们就结伴往学校赶了。他们要走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学校


一只晨练的鸡!


鲜艳的颜色


家顺做的早饭,土豆炒辣肉,西红柿炒鸡蛋,水煮白色。全都是绿色的啊!


家顺家的客厅。虽然简陋却很整齐


小小四合院。家顺说是按黄金比例来建造的!


小东的奶奶,五年没见,精神还依旧很好。离开盐源时,她特意送了我一包瓜子和一双鞋垫


那个让村子里鸡犬不宁的美女


一坨,不,是两坨非常新鲜的牛糞!我跟家顺说,小时候我奶奶会捡村子里的牛糞,然后用力甩在墙上变成一个饼,晒干了是最好的燃料


知道什么叫蓝天了吧?!这是村子的一角。哪天有钱了一定把这张照片洗出来放大,做家里的装饰画!


这是家顺修的路


这是其他村子修的路。看出差别来了吧?雨都停了两天了,这路上还到处是积水,摩托车经过时特别危险


一望无限的玉米地。那个天叫个蓝啊!害得我一路上都在傻叫!


我今天的司机,蒙古族的家顺,虽然他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成吉司汗的子孙

TOP

困了,明天继续......

TOP

板凳

TOP

留爪~~

TOP

家顺是最年轻的组长还是村长啊? 取媳妇了没?

[ 本帖最后由 陈槿柔 于 2010-11-3 11:35 编辑 ]

TOP

不管是组长还是村长,家顺能带大家修一条像样的路,向他致敬!

[ 本帖最后由 jj_mao 于 2010-11-3 11:53 编辑 ]

TOP

 41 12345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