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油菜花正艳--寒烟2011年寿县家访笔记

油菜花正艳--寒烟2011年寿县家访笔记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呵呵,可以从2005年寒烟进入公益圈的故事开始讲起。不过这不是故事的重点,所以简略地说,是一个跟寒烟很有渊源的公益组织“山魂公益”,他们决定做更专业的学生心理教育,所以要把他们目前在一对一捐助的学生转交给智人慧心来管理。

于是,智人慧心的志愿者们就利用清明小长假,奔赴安徽寿县去做实地考查。根据考查的结果再决定哪些学生继续由智人慧心来帮助维护捐赠关系。

TOP

搬个小凳,坐等~~

TOP

油菜花正艳--寒烟2011年安徽寿县家访笔记虽然罗索,但寒烟还是想把故事的前因后果略说一下。

话说很多年前,就是寒烟刚进入公益圈的那一年,很有幸参加了一个公益培训。那是总共四期,每期有五六天封闭式培训的专业公益培训,寒烟认识了很多公益的前辈。然后,因为大家生活在一起很长时间,也因为有着许多的共性,我们很多的同学一同在河北的某个村子里,在晚自习后集体“偷”了人家的玉米之后,捧着一大茶缸的二锅头,十六个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们对着月亮结拜了。那时候是按年纪排长幼的,寒烟排第八,后被大家戏称为“八戒”--其实那是“八姐”的爱称,呵呵,寒烟很享受这个名字。

寒烟的三哥(袁晶),经营着“山魂公益”,一个比智人慧心更早从事一对一助学的上海公益组织。突然有一天,三哥找到寒烟,说他们组织要更家专注于做“心教育”的项目,一对一助学准备转交给更专业做一对一的组织。经过与我们志愿者的一次开会讨论后,我们决定去安徽考查,因为我们也想开发一些离上海比较近的助学点,将来可以有更多的捐助人与孩子们做一些互动的活动。

于是,行程就定在2011年清明的小长假里。

4月2日下午,寒烟偷偷地请了假,从远在闵行紫竹园区的公司那里狠心花了一百多块打车到虹桥火车站,为的是能够赶上六点四十的火车。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让汉子和阿莲当天先拿着火车票在退票窗口等着,万一寒烟赶不到,就立马退票,他们再跳上火车,因为小蕾已经打印了所有家访需要的表格和联系方式。

老天爷保佑,寒烟居然四点十分出发,五点十分就赶到了火车站,其他人还没到呢!寒烟中午在食堂吃坏了肚子,半天过去了饿得眼冒金星!打电话给阿莲,这个美女说,快了,还有一站地铁就到虹桥火车站了。过了十分钟没见影子,再打电话,美女说,快了,已经出地铁站了。再过了半个小时......寒烟已经饿晕了,打电话给美女时,说,快了,我快找到去二楼的电梯了......这个猪头美女,居然在地下的地铁出口,找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去二楼的电梯!严重BS一下她的智商!

话说寒烟万般无耐之下,去楼上买了个汉堡充饥,然后等到阿莲和汉子,还有小蕾都到齐了,准时上车。说来好巧,我们三个都不约而同地穿着红色冲锋衣,而小蕾则穿了一身绿,在我们队伍里非常抢眼!一路无话,小蕾沾了车子就睡,很快就到了合肥。

就像古代网友接头那样,我们在小雨的夜里到达了合肥火车站,山魂公益的工作人员王星是我们从没见过的,立马给小伙子发消息,说我们在麦当劳的“当”字下面。发消息的时候,寒烟的二哥(王大成)来了。原本寿县的助学项目,就是二哥给三给牵的线,才开展起来。这一次麻烦二哥给我们提前预订了旅馆。见到王星了,瘦得一踏糊涂的一个小伙子!

排除万难搞定了旅馆之后(想不到一床被子也能引起一场风波...),二哥带我们去吃晚饭。那个合肥的老母鸡啊!汤啊!好喝得呀,哈哈!

我们三个女生挤两张床,拼起来睡,还算是安全,没人被踢到床下 4月3日一早起床,买了点玉米和茶叶蛋,立刻往新亚汽车站走去。外面小雨刚停,风很大,冷得狠。我算是聪明的,捧了一大堆的豆浆在怀里当热水袋。

出发前就跟寿县小拐小学的李老师联系了,他千叮万嘱地说,要坐去炎刘的车子,在刘岗镇望塘寺新桥医院下车。去炎刘的车子很挤,我们等了两辆都没有坐位。我们想有坐位,一来是想安全,二来是想大家休息好,可以更好的去家访。还是王星眼尖,望见一辆去三义的车子,上面也写着到刘岗。于是,又挤上那个班车,折腾了许久,从早上七点从旅馆出发,一直到九点,车子才启动。

天气转晴了,偶尔还露出一点点阳光照在路边的水塘里。早春沿途的风还是很冷,却望见一丛丛的油菜花,在不远的深褐色的土地上盛放着。这是个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可眼前的油菜花却很少。后来老师们说,因为年前的干旱,种油菜的人很少,今年就见不到往年成片成片油菜花的壮丽景观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车子停在了一个医院门口,司机告诉我们说,到了。

下车,立刻就认出了路边接我们的人,虽然没见过面,但知道他肯定是我之前联系了好多次的小拐小学李德老师。这几天是清明假期,要占用老师们的假期来陪我们,实在是挺感激的。我们又换了一辆面包车,在大约两三米宽的农村小路上得瑟地开了大概十分钟,来到一座小学。

小拐小学学校门口的村路


小拐小学校园


熟悉的富有年代特征头像--在老师们的办公室里


老师们说,现在看到的崭新的教室是新建的,老师们则住在边上一座很旧的危房。后来才知道学校到处用红纸贴满了诸如感谢上海什么志愿者之类的大字报,弄得有点不舒服,赶紧跟老师们说,我们不讲究这些,都是凭自己的力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罢了。

到了学校的时候,小拐小学、眠虎小学和郑楼小学的校长们都已经在等了,大家相互介绍了一下,我就抓紧时间把我们组织的一些学生筛选标准,以及今后工作中会用到的各种表格给老师们讲解一次,也明确了各个方面的工作责任。其实很不喜欢这样很正式的介绍,弄得好像领导视察似的,不过没办法,硬着头皮呗,还努力地把微笑随时挤在脸上,生怕老师们觉得有距离。

稍微讨论了一下,去除掉一些家庭情况有好转的学生,还有学籍在学校,但已经随父母去外面读书的学生,我们决定分两组进行家访,这样可以节省时间。我和小蕾、王星一组负责小拐小学的学生,阿莲和汉子一组负责郑楼和眠虎小学的学生。

然后,车子又在有些颠簸的村路上开了十几分钟,到了刘岗镇,一起吃了顿午餐。还好,之前山魂来的时候就严格地执行了他们的纪律,吃饭一律AA,所以省了和老师们客气的过程,我们付了一半的饭钱。吃了饭,赶紧兵分两路去工作。

TOP

啥都新鲜的小蕾

一路上最兴奋的是小蕾,这个北方女孩对啥都新鲜,特别是麦子和韭菜分不清的时候最让我们开心!到第一个小孩子家的时候,她远远就望见水牛。我告诉她说,水牛是可以骑的,这小家伙居然不相信!

看,小朋友骑得多自在啊!


热情好心的农民叔叔其实也觉得小蕾好玩,好心地要给牛牛身上铺上一层布。我则劝小蕾说,可别要布,拍在照片里就不好看了!


于是,小蕾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阵一阵的尖叫着骑上了牛。虽然有点刺耳,却拉近了我们和老师,还有学生家长之间的距离--这种牺牲其实挺值得,呵呵






这是小蕾第一次骑在牛背上,哈哈,能看出来她还是有点紧张,生怕身下这个庞然大物弄出点小脾气


寒烟的老家--扬州,离安徽很近,扬州紧邻的一个叫作天长的县城,就是安徽的属地了,所以扬州和安徽的风俗,以及风貌很接近。下面是在江淮平原常见的厨房格局,一个土砖砌的灶台,一堆当燃料的稻草。



好一些的人家,则会用瓷砖加以装饰


见到王星的时候,小伙子就告诉了我们他的担忧,他担心寿县的学生不够穷,怕我们不会帮助。其实走过很多地方,无论是陕西、广西,还是四川,我所见到的贫困的家庭很多,但是我们都知道,“穷”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不是绝对的,你无法将安徽的穷和跟四川的穷人相比较,因为他们在不同的环境。即使上海也会有穷人,但如果真要比较,上海的低保户在四川,绝对是一个富人了!我跟王星解释了,我们从不去寻找“最穷”的学生,而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学生。

在一个学生家屋子边上,有那么一丛鲜艳的油菜花


小蕾又兴奋了,哈哈


小蕾是新加入的志愿者,不过认识小蕾却是很多年前。她是另一个技术论坛的会员,据她说,很多年前我组织上海聚会的时候她就认识了我,2009年她还主持过一次聚会,不过若是她不说,我见到她来参加志愿者培训的时候,我怎么也不能把她和之前她所说的那个“她”给联系起来。小蕾很美,是我们所有志愿者中我难得喜欢偷着看的那种美女,而且小蕾很想做一些事情--这个对于年轻人来说很难得。所以这一次家访,也算是我们这些老年人来培训新人,让她真实的接触到农村,接触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样,对于她今后组织任何活动时,就会有一个平常心。

TOP

让我们感动的照片

这一次安徽家访,只安排了两天的时间,又是平原,所以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上,都觉得很轻松。虽然对心灵的震撼比起其他地区来,少了很多,但也有一些学生的确让我很难忘记。

看到这个简单的屋子的墙上,那一张张手绘的画了吗?这个女孩子特别喜欢画画,奶奶提起这些的时候甚至很骄傲。但是奶奶说,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让孩子去学画画


每每望见满墙的奖状,都会让我很感动。这些小小的家庭很努力地在支撑着家里最崇高的希望


这个家庭,是我此行见到的最贫困的家庭,他们家的屋子全部是泥土建的--这个在西部很常见,而在江淮平原却是非常少见的贫穷。而就这个贫困的家里,你看一看,我们的突然造访见到的却是这么干净和整齐的屋子!不由得为这位乐观和坚强的母亲致敬!


原本这个平原地区是没有沼气池项目的补贴的,据说这些是给那些退耕还林的农民的国家项目补贴,但是那些农民好像并不有兴趣建这些,于是,平原上的农民就争取了这样的项目补助。其实据我走过很多的地方来说,沼气是没有污染,也很方便的一种能源,真的该大力推广,更何况国家还有补助呢!下面就是正在使用的沼气池


虽然已经是清明,但气温还像早春那样的冷。这是冷风里盛放的,让我们所有人都兴奋的油菜花


头一次骑上拖拉机的小蕾




第一天晚上,另一组的志愿者比我们先结束,他们先去旅馆洗了澡。等我们这一组又冷又饿地回到旅馆时,发现屋子里的空调已经被他们调到了最高的温度,心里那个感激的呀!

TOP

路漫漫其修远

家访整体还算是顺利,不过也会有不和谐的一些小事情发生。

首先,是我们这些做助学组织最忌讳发生,却往往难以避免的事情:作弊。

去了一个孩子小H家,我们一些志愿者拿着表格跟着老师去调查家里的情况,而另一些志愿者则悄悄地去附近临居家打听消息--这是我们组织一直以来,非常有效的打击作弊的一种方法,因为临时去拜访的邻居基本上不会有事先准备好的谎言。我们去的这个邻居家,一个大概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子正在家里玩电脑。我们便问他,知道小H的情况吗?男孩子说,知道啊,我和他的姐姐是高中同学呢,他家就姐弟两个孩子!这个男孩子继续说,他已经读大学了,清明节回家来与家人团聚,这个小H同学的姐姐高中毕业后就辍学去合肥打工了,据说工资不高。

等我们所有家访工作结束,志愿者一起开会时(我们的工作要求是“每日事,每日毕”,所以通常都会在当天睡觉前开会总结当天的工作情况),去家里调查的志愿者说,小H告诉他们,他的姐姐在另一个学校读高中(这样说明家里的经济负担就会比较重)。

我们当时已经在离开寿县的路上,无法再返回去找孩子问个明白,但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们,这里面有我们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其实这种事情在其他地区也会或多或少的发生。当我们开辟一个新的地区时,所有的学校或者家长都会很配合,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总会有一些家长或者学生,甚至一些老师,希望他们的更多的孩子得到“免费的帮助”,所以会制造出一些虚假的信息给我们,抑或说家中有哥哥姐姐在读大学,抑或说是父母重病不能劳动,再严重的,就是把你领入另一个完全不相干却看起来非常贫困的屋子。有时候,助学也是需要“斗智斗勇”的智慧,呵呵。

另一件有些不爽的,是我们此事家访过程中接触的一个面包车司机。后来跟汉子讨论的时候他说,如果是他,他或许会有其他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不过,如果还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当前选择的去处事。

到寿县之前我就跟小拐小学的李老师说,我们会租车子,应该会租两辆,请他帮忙打听一下价格,并且安排车子。我们不想打扰学校,让学校给我们安排,虽然在西部很多学校是非常热情的帮我们准备好车子家访。出发前李老师告诉我们说,当地租一辆面包车的费用一天是200元,我就请他帮忙找一下,因为语言不太通,而且不了解当地的情况,所以当地老师安排会比我们临时去找车子更方便。

第一天家访的时候,小拐小学帮我们找了一辆面包车,负责小拐地区的家访。眠虎小学的校长则帮我们找了另一辆车子,负责第二组的家访工作。当天晚上,我们回到旅馆的时候第二组的志愿者说,因为第二天只需要一辆车,所以他们把第二组车子的费用结掉了,人民币100元。

我们不知道小拐小学给我们谈的车子是什么情况,所以第二天就在早市的时候询问了当地的一些司机,得到的市场情况,也是200元一天。于是,在我们刚家访第一家孩子的时候就请校长问了这个司机,问昨天的费用,加上今天,还有请他再送到合肥的车资是多少。

结果,校长反馈我们的是,这个司机师傅说昨天的费用是250元一天,再给我们打个折免掉10元,而今天早上半天要100元,下午要150元到合肥。

光当!~~~我们当然不用跟第二组的司机的良知来做个比较,但是这样的差距,实在是我们没有料到的。经过讨价还价之后,师傅还是坚持这两天的价格是450元,坚决不让步,还说已经便宜我们了。

我这个平时看起来非常礼貌非常谦逊的美女,此时也很不爽了,阿莲更是蹭地一下子火起来。虽然只是几分钟的时候志愿者开了个短小的会来讨论,但是我考虑的却很多。退车?继续租车?退车,必然会影响我们和学校的关系,继续租车,说实话心里当然会不爽,而且更会影响将来我们继续来寿且做家访的活动。

于是,我发挥了老大的专政,决定把昨天的费用按照市场价结给这个司机,今天因为只用了不到一小时,给他付了20元,立刻请这位师傅离开。同时,再立刻请昨天第二组的司机来帮忙,这位师傅给我们的价格是,今天一天以及到合肥140元,虽然后来我们非常感激地给了他180元还请他吃了午饭。

事情是结束了,我们也在反思这件事情的结果。对学校必然已经有了影响,但是我们也希望将来学校对助学的一些工作有一些实质性的帮助,而不仅仅是在学校门口贴一些大红字报。

这里留一个这位帮助了我们两天,默默不说话,却非常实在的李师傅的联系方式,将来再去寿县家访,可以再联系他,也真的非常感谢他!13696646808、18756436808

TOP

总结

这次两天家访总共走访了27个学生的家庭,决定捐助的是13位学生。其实数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尽自己绵薄的力量,可以帮助到这些可爱的学生。同时,也因为这次家访认识了王星这位很认真,很原则的扎根西部的大男生,两天的相处,很短暂,却也在我们的生命中写了浓浓的一笔。晚上我们几个人一起喝小二的时候,更是觉得有些事,值得去做--就这么简单。



这就是王星


汉子,说话不多却总善于总结


阿莲,最臭美的四川美女


小蕾,真的好美,呵呵

TOP

老大写得比较简洁,呵呵,有点像工作报告。

这几天老大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其实是想了好久了。老大做事情好像过于认真了。工作的时候尤其如此。就像给校长们讲那些表格的使用,讲的时候自己都知道,怎么就不够委婉或者是更有亲和力一些?每次看见阿莲跟孩子们打成一片,或者是小蕾能够跟小雨琳那样天真的笑着,但老大好像总是不能放松,以至于,我知道,有一些志愿者跟我家访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些累--我好像有时候太坚持一些原则或者工作方法,而忽视了去放松。

所以,有时候真的很羡慕阿莲,小米,小蕾,可以那样的享受。我其实也享受,或许是享受的方式不一样。但我总觉得自己欠缺很多,也失去了很多乐趣。

说说“老大”这个词,呵呵,看见汉子对我的描述里开始就说了这个词。我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就习惯了这个称呼,哈哈 从网站刚建立的时候,我对外一直称自己是“智人慧心的发起人”,根本不敢说什么负责人,更不敢说什么老大。因为觉得自己还不够格。后来,好像是小米跟我去四川家访的那次吧,她给叫起来的。不知不觉中,就认了这个称呼。

后来到达“享受”的境界,是每次有新志愿者加入时,总要不时地提醒他们说“咱们组织志愿者的一个福利就是打击老大”,呵呵。虽然大多数志愿者还是很尊敬这种打击的方式,轻易不使用,但诸如小蕾之流,刚加入没三个月就开始享受这样福利了 现在也习惯了,打击,其实是喜欢嘛,哈哈。一直都跟阿莲说,别以为你喜欢打击我,其实是喜欢得我要死呢!

TOP



13个学生,还是不少的,我等着开始工作!

TOP

小时候放过牛的飘过....

TOP

 21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