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D1,8月1日,多云到阴

今天是正式家访第一天。开始前先回顾一下昨天的行程。

  • 0830~1115,深圳宝安机场~西安咸阳机场。
  • 机场到咸阳的大巴一小时一班,1230开车,1255到咸阳火车站。
  • 排队,买到K5次咸阳到略阳的过路车,无座;1342,车出站。
  • 此时明生和taobaojia已经回合于宝鸡,且购就K5,比我幸运的是他们有位。
  • 我没有不幸运,毕竟不是旅行旺季,在车上找个位并不是极困难的事,就是常常要过一个站挪一个位,有点麻烦——那也只能怪自己判断不准。
  • 宝鸡站后,与明生他们会合,一路闲聊,竟不觉火车晚点, 2130抵略阳。
  • 地区志愿者老肺、略阳一中联络老师穆老师、老肺正在西安读大一的外甥也是本次家访活动的志愿者小睿接站。
  • 住金亚酒店二部,三人房60元/间。
  • 排挡晚餐,浆水面加肉夹馍。
  • 商议家访行程。
  • 休息。

0800不到,我们出发。老肺骑摩托带着小睿,我们仨和穆老师乘小巴。
将近郭镇时,遭遇第一次路障,前面塌方,这就开始了?
趁着等车的间隙,众人研究起家访的路线来。

P1-自左至右:穆老师,Taobaojia,明生

0910到达郭镇。

在这里开始我们家访的第一站,是因为智人慧心在SX的助学活动就是从这里走出第一步的;这里还有曾经是受助学生家长又转而成为我们志愿者的红花,就是几年前用明生刚刚教会的电脑知识花了四个小时写下一首小诗的那位聪慧的女子。

红花家也是我们回访的对象,她的女儿小茹是略阳一中精英班的,秋天升高二了。红花在靠近中学的公路边刚刚租了一间小小的门面房,开了个小小杂货店,出售一些生活必需品和学生用品。我们给她出主意说小店的名称就叫“红花”,就是喜庆红火的意思么。

和抱着柴火为到访志愿者生火煮茶的形象相比,走出大山深处红花显得亲切、自然而自信。她开始安排并陪同我们一起回访、家访。

P2-受助与助人

在红花的小店里,再次确定今天的回访路线

P3-自左至右:Taobaojia,穆老师,老肺,红花,小睿

我们要去的第一家回访对象是小瑞。一路过去,仍可见被地震破坏来不及拆除的旧房。小瑞家借在镇上的住房就在旁边。

P4-被地震破坏的旧房

小瑞是一个性格极开朗阳光的女孩,初中时成绩极优秀,高中阶段因为不适应,成绩一下下滑得很厉害,好在经过她自己的努力和帮助,期末考试成绩已有明显回升。

在一间极狭窄极黑暗的小屋走廊里,欣喜的小瑞一下扑到她的明生老师身上,笑着叫着不知所措。

P5-欣喜的小瑞

在镇外河边,小瑞家震后已经造了一间新房。因为缺钱,房子是自己盖的,连我们外行都能看出墙壁的倾斜,但显然他们很满足。爸爸告诉我们他的哮喘慢性病好些了;小瑞告诉我们打工的哥哥前些日子已经从深圳返回,在一个亲戚家找到了打短工的活,对家里也有个照应。

小瑞是我的资助对象。

继续行程,今天上午,我们先把离镇稍近的走完。他们分别是西沟村石家院社小萍、吴家河村小巧的家访,吴家河村梁家河小武的回访。

(顺便介绍一下陕南农村的行政单位划分:省→市<地区>→县→镇→乡→村→社。社其实已经算不上行政单位,只是最小的自然村落。在略阳山区,同一个社却完全有可能不在同一个山头,大声喊话能听见,想走在一起?赫赫!)——以上是我个人理解,若有谬误请老肺指正。

值得欣慰的是,小萍家就在公路旁,家境还算过得去,祖父会点木工手艺,做了小板凳上街卖,每个有二、三十元的收入。

P6-会手艺的小萍爷爷

小巧家曾经的底子还算殷实,地震后在建房中出了事故死了人,赔了5万多元,一下子伤了元气。家里的新房,外墙按ZF要求盖得像模像样的,室内却壁未粉门未安。一说起这些,小巧的父母黯然神伤。不过,好学的小巧看到她的数学老师却是一脸的崇敬。

P7-黯然神伤的小巧父母

P8-一脸崇敬的小巧

小武就是捐助人反映一直联系不上的那个小男孩,自受助后从未回信。我们到他家的时候,小家伙赶集去了,他的伯伯接待了我们。

这是一个真正称得上是家徒四壁的家庭,父母双亡,现在和单身的60多岁的伯伯相依为命。伯伯很支持侄子上学,说要尽一切可能。暑期有大学生志愿者来山区免费补习,他牵着小武去报名。

小武的处境连邻居都为之同情可怜,一位安姓邻居主动提出愿意提供她的手机号以作联系。伯伯和邻居都表示会督促小武好好学习,及时给捐助人回信。

P9-老肺和伯伯一起商量帮助小武

中午,其实该是下午了,我们赶回镇上,一起吃酸汤饺子。
嗯,#@¥&×%……,我说什么?我说,好吃!

吃饱喝足,又该上路了。
下午分组,老肺因为骑着摩托,走远一点的,带着Taobaojia和我;其余由明生带队,回访郭镇附近的。
娴熟的老肺驾着摩托和我俩,沿着蜿蜒的山道一直往上,往上,我们去寺沟村郭家山社。1445,直抵小鸿家门口。
住在半山腰的小鸿家有7亩坡地,退耕还林的13亩地至今还没拿到过钱,地震后ZF给了600元的房屋修缮费,不够,没修。
父母在家务农,与婆婆分家过。姐姐在上海打工,每月有上千元收入,小鸿说9月份开学,估计姐姐能汇几百元钱回来。
父亲曾经担任过副村长,是个很健谈的中年汉子,说是除了现钱,家里没别的困难;但再难,哪怕卖了粮食,也要供娃上学。
小鸿是精英班的,学习成绩很不错,就是生物弱了点,暑期正抓紧补习呢。拽着Taobaojia给他的学习方法指南,腼腆的大男孩声音轻得老肺不得不一次次身体往前倾。走进他的卧室,但见挂着红十字会捐赠的蚊帐里,整整齐齐摆着一叠学习资料和课本。

P10-腼腆的大男孩

P11-床上摆着一叠学习资料

归途中接到明生电话,说晓琴家原地址有误,应该就在附近。赶紧停车,一打听,过了,回头。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父母都在家务农,6亩坡地一年收成3000斤(2/3玉米1/3小麦)。家里是02年修的房子,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弄好,20岁的哥哥今年出门打工没找到工作,只能回家了。我们到的时候,父子俩正忙着修猪圈。

晓琴和父母一屋住,除了一个柜子两张床再没有什么。平时在哥哥屋里的方桌上学习。
坐在哥哥也算装饰一新的房间里,妈妈不断诉说着家庭的困难。言语之间,更多的是家里缺钱而不是女儿上学。

妈妈和我们交谈的时候,晓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毫无表情。圆润清秀的脸庞了无血色。老肺关切地询问是不是不舒服,她没有吱声,令人难以觉察地点了下头。

当着妈妈的面,晓琴说家庭经济的压力对自己学习压力不大,不过眼圈却红了。 晓琴说自己初三的时候就在附近打工给民工做饭,一月有400元左右,但是现在真的不想放弃学习。

我们想和爸爸聊一聊,说正忙着呢。

磨磨蹭蹭地过来,期期艾艾地说:没钱,娃就不上学了。

“你说什么?”

爸爸说自己曾把晓琴在学校的被褥背回来一次,后来被老师同学打电话逼得又给送回学校。“没钱就不读书了,出去找活干算了。”说这话还脸带着轻描淡写的笑,好像说的与自己无关。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娃的前程就一点不考虑?”压低声音的老肺忍不住咆哮起来!

“莫钱,莫法子。”仍然不以为然。

就在我们作以上交谈的时候,晓琴好几次差点哭出来,却咬紧嘴唇没说一句话。这才明白,晓琴虽然在一中上精英班,但期末考试的成绩并不理想;这才明白,晓琴自始至终一直郁郁寡欢的表情。

在全部过程中,只有当我们问起她如果能继续上学有没有把握考取大学的时候,她才肯定地咧开嘴角。于是我们看到了晓琴唯一的一次微笑。

拍全家照,原来在房前一直木然干着水泥活的小伙是晓琴哥哥。

这是我们此行略阳家访碰到的唯一一家家长想打退堂鼓的家庭;这是我们此行略阳家访遇到的最忧郁的女娃。

归程一路前行,三人恨声连连。

情绪激动的老肺说必须通过一定的行政力量施加压力,不能就这样让晓琴辍学了。不怕官,只怕管——这个办法虽无理,却有效,道是无情却有情。

P12-晓琴唯一的一次微笑

P13-认识一下晓琴全家

1645,我们返回镇上,明生正和他的一帮闻讯而来探望的学生们就地重游郭镇中学。看着他们笑啊疯啊,我们郁闷的心情也随之阴转多云转晴。明生一定回到了几年前在校支教的日子。很高兴,Tbaojia见到了他的资助对象晓丽,我也见到了我的朋友桑倪的资助对象小丽。

P14-明生老师重游故地

晚餐前,明生和老肺他们又跑了小红家。

住在坪沟村苟家沟社的小红家离镇很远,摩托车要跑40多分钟。小红家三间房子震后有损伤,但无钱修补。家里几乎没有家具,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用来学习。爱干净的小红把家打理得很好,小红和弟弟住一个房子,很小很暗但床上收拾的很整洁,房中仅有黑白电视。

小红父母在外做粉刷工,活多时就不常回家。家中平时只有弟弟和爷爷,爷爷前几年能挖兰花卖钱但现在年龄大,基本不能干活。奶奶68岁不和她们在一起生活,偶尔会来看看但是无能力帮助她们。

明显小了的衣服穿在小红身上不很合体但干净。头发到腰际,很长但很黄,如同她的脸色,显得营养不良。小红有十分强烈的学习欲望,学习也很好。但小红精神状况不是很好,从眼光能看出她对家庭生活现状有点麻木了。

这是一个物质和心理都需要帮助的女孩;
这是一个很具潜质的女孩。

P15-神情麻木的小红

当晚,一行人在郭镇住下。明生想当然地以为能住进招待所,结果半夜了人满为患。
最后的安排是穆老师和明生抱着被子住到学校去,其余人都听凭红花安排。
只是好像烧香赶出和尚去了。

[下一篇:D2,8月2日,多云]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