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D2,8月2日,多云

吃完早餐,我们离开郭镇。沿309省道往县城方向走,靠近郭镇的是金家河镇,靠近县城的是横现河镇。仍然分成2组,老肺、Tbaojia和我一组,走金家河镇;明生、穆老师和小瑞一组,走离县城近一点的横现河镇。

我们先去峥村的龚家营社,这里就在公路旁,好找。果然,几经打听,1000我们已经站在小霞家门前。

略阳一中高二(2)班的小霞是个没妈的孩子,母亲六年前去世后,她就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在附近的磷化工厂打短工,一月三班倒,有七、八百元的收入,相对稳定,但因为是纯体力活,落下头晕腰酸的病,身体很不好。

父亲是老大,却无力承担抚养年迈祖父母的责任,这个担子就落在了同样在磷厂打短工家里还有个三岁女儿的二爸(叔叔)身上。家里倒是还有2亩地,但因为临近化工厂污染严重,每年也就几百斤的玉米收入。

说起每月开销,小霞说她几乎没有开销。她上一中并不住校,而是寄宿在同在城里的姑姑家,每天中午休息晚上放学都回姑姑家吃饭。当然都不用付钱。

“那早餐呢?”我们问。
“我不吃早餐。”回答平静如旧。
(我们想起穆老师曾经说过的,在他的印象中,一个夏天,小霞穿的就一件衣服。)

当我们问到马上要开学了,学费落实了没有,搬到新校区后住宿、吃饭怎么办的时候,始终保持冷静的小霞终于只手捂嘴,潸然泪下。

P16-只手捂嘴的小霞

P17-小霞和堂妹

——这是第一次对我们访问者产生情绪波动的情景。
只得赶紧扯开话题。
“你的学习情况怎么样?”
“不是很理想。”
“找过原因吗?”
“可能是刚从初中到高中有点不适应。但第二学期比第一学期好多了。”
“接下来呢?”
“再好好努力,考上二本。”
“有把握吗?”
“有。”

一个严峻的现实是:新的学期,一中将会搬迁新校区,小霞赖以依靠的在姑姑家吃住将都不再可能。这是一个亟须帮助的学生!好在在我的这篇作业贴上网站的时候,已经有爱心人士认捐了小霞。

谢谢您!
——替小霞,也替我们自己。

P18-小霞和她的爷爷奶奶

从小霞家出来太阳有点厉害了。向路边的老乡打听一下路,我们去天台村沙湾社。

小平家离公路也不算太远。一行三人舍弃摩托车后步行不多久,就看到一幢新建造的平方。我向正在屋前树荫下洗衣的姑娘问路,没想到她就是小平。

和我们家访的前几家相比,小平的家还真可以算是相当不错的了。这个不错的代价是:地震后重新建房总价9万,ZF补贴2万,银行贷款2万,小平爸爸自己想办法筹资5万。

其实家里的收入也紧梆梆的,父亲在钢厂打零工,有活干一个月有八、九百收入;母亲在矿山打工,不包吃住一月六百;有个姐姐在城里打工卖服装,扣除吃饭住宿,450元的月收入所剩无几。小平的学习成绩相当不错,她自己也并没有感觉到除了学习以外的其它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小平的父亲,这个四十岁的中年汉子有着异常清醒的头脑和明智的举动。在他看来,他们家近几年的当务之急就是女儿的学习,为了这,一切都让道。

基于这个出发点,他们家看似漂亮的新建住房里,没有一扇门,没有一件家具(除了搬过来的旧床);

基于这个出发点,他和大女儿签下书面协议,内容是说父母督促女儿上学而女儿自愿放弃,以后决不怪罪父母…

姑且不论这样的举动是否恰当,但家长如此清晰强烈的求学意识,不能不令人为之动容。

P19-面对访问父亲侃侃而谈

P20-充满自信的父女俩

时近中午,竟然找不到吃的地方。我们决定继续。

接下来要去金家河镇走马村杜家庄社。这回真要上山了。摩托车载着2个乘客沿着大坡度的山路气喘吁吁地绕弯,再绕弯。走不了了,把摩托停在路旁,打听好路径,我们徒步山上。

1240,累,走了好长一会儿了,前面有个庄子,且歇一会。一打听,这就是杜家庄,哈!

且慢高兴,我们要去的小勇家虽然也是在杜家庄社,但离这里还得翻过一个山头,可以走摩托,要20分钟。晕。

热情的老乡主动帮我们联系小勇家里。小家伙已经随其他老乡出工架电线去了。再打电话通知他本人立即开摩托赶回。

等小勇的机会,女主人邀请我们午餐,赶紧被我们谢绝了。趁机聊聊家常。女主人说,今年收成不太好。山上的农户,靠的就是种点玉米之类的粮食和核桃之类的经济植物。可今年的虫灾特别厉害,核桃很少有不受害的,基本上结不起果;苞谷熟了的时候,野猪就来糟蹋,轮上了,就会颗粒无收。

“那怎么办,就眼睁睁地看着被糟蹋?”
“野生动物受保护的,不能打;再说野猪那么凶狠,用什么打?只好家家户户轮流,每晚派人到地里值班,听到有动静,敲锣打鼓的把畜生吓跑。”

说话间就过了半个小时,1310,小勇提着架线砍树枝用的砍刀,驾着摩托赶到了,又拉了他的一个好朋友,我们休息所在地的一位老乡,三辆摩托,载着我们翻山头。

P21-来接我们的小勇

1330,终于到了小勇的家。又是一个四口之家。父亲打短工,有活干的时候每月有千把元收入,母亲身体不是很好在家务农,妹妹在武汉打工做学徒学习服装制作,每月包吃包住只有一二百元生活费。从2002年起,家里发生一些变故,几位老人相继因病、因车祸去世。

交谈中我们发觉,小勇很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很能调节家中经济状况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对自己学习上的薄弱环节也有清醒的认识。面对我们这些自称是家访的老师,他第一时间就给出判断:你们不是我们学校的!

无意中翻到小勇的学习笔记本,左面记着英语词组,右面写下一首小诗。小勇有点不好意思,告诉我们是一位老师要离开学校他代表全班同学送给老师的。诗不算很长,我把它全文抄录于下——

秋风凋落枯叶时,您与我们同在
一段回忆,一份敬爱
时间过得很快
而今您将去往千里之外
肩负着我们的期待
也许此时您与我们一样的感慨
那么就请您释怀
虽然离别让我们遗憾
但您会给我们带回美丽精彩
阳光下我们徘徊
想和您一起享受被阳光抚摸的爱
因此我们变得更加豪迈
希望您能尽快回来
我们不会在您走后留下空白
只要我们的心一直相连
明天我们就是花海

落款是:
高一(2)班永不言败/祝您一路顺风平安/62颗心与您同在

P22-小勇的诗作

这是一个能够令人放心、能够适应不同生存环境的健康开朗懂事的男孩。
正说着话呢,发觉小勇母亲不见了。原来是去灶间为我们准备午餐去了。

任务基本完成,赶紧告辞!
北京时间1348。看着眼前煎得金黄的荷包蛋和底下泛着油光的面条,我们咬牙切齿地说午饭已经吃过了。

P23-母子们平静的陈述

P24-心无旁骛地抵挡诱惑

下山,终于到了公路旁,终于在公路旁的毛坝服务点找到了有卖方便面的,时为1440。
一阵稀里哗啦,三个人竟然不约而同地说第一次把方便面的汤也喝光了。
打个饱嗝,惬意!

给明生组打电话。

他们正徒步在山上小道,一家完成,一家待完成。

晚餐后的碰头会上,我们听到了明生组两位被访学生的故事——

石坝村吴家山社的小平,年级排名1-2名的优秀生,一个哥哥今年高三毕业已考取天津军事交通指挥学院,为的是可以不交学费还能有免费衣服穿。

父亲年前辞世,原因是不堪家庭沉重经济负担。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坚强的母亲挑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就靠喂猪卖菜种地。地震后重建了三间房,ZF补助2万,对外欠账的1.5万,目前只有每月偿还300元利息的能力。

自强和小平住同一村同一社,却要另翻一座山头。

自强父亲出外打工,收入极不稳定,妈妈在家务农,承包8亩9分地种烟。家里的收入主要就靠种烟叶,一年8000元。爷爷身体不好,患癌症的奶奶现在汉中住院,已经花费上万元,家里要承担爷爷奶奶所有,目前只出了1100元给奶奶看病,其余钱全由姑姑出,家里要等到卖了烟叶给姑姑还钱。

地震中房屋受损,补助600元,远远不够重建,就不建。

哥哥现就读高三,成绩也相当出色。自强一周回次家,每周花费50多元,哥哥一周70元。 两孩子在家时一边烤烟叶,一边写作业,家中奖状极多。

好一个自强的自强!
自强和小平是好朋友,也是抢夺年级第一的竞争对手。

P25-好一个自强的自强

现在我们回到毛坝服务点。从这里出发,我们决定继续走访明生组来不及完成的石坝村邱家庄社,也是横现河镇的。

邱家庄社就在公路旁,还是挺好找的。1540,我们已经坐在小强家里。 令我们稍稍感到吃惊的,并不是小强家颇为像样的住宅和貌似殷实的家境,而是他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随手摊在沙发上的那本正在看着的书,书名叫《悲惨世界》。

小强的强项不是文科,虽然他本次期末考排名年级第三。

他该是穆老师的得意弟子,本次期末考,他是全年级唯一一个数学拿满分的。

说起自强和小平,他都知道:“这一次排在我前面。”

和我们交谈的小强也是问一句答一句,却并无局促的忐忑,显得内敛而沉稳。不知为什么。看着眼前因为天热而剃了光头的他,感觉好像面对一个了悟禅意的小沙弥。

老师的评语说“沉默寡言,聪慧多思”,不就说的是小和尚么。

P26-摊在沙发上的《悲惨世界》

P27-内敛沉稳的“小和尚”

傍晚,没想到还是我们组先回县城。就继续借在金亚二部的三人间。
明生组也到了,累得不行,直接杀到老肺定下的三棵树去吃火锅。
现场认识了几位略阳当地的热心公益人士。

晚餐后轻松一下,去看看夜景,舒缓一下疲惫的身心。
略阳位于陕西西南,秦岭南麓,汉中盆地西缘,发源于秦岭的嘉陵江在这里穿城而过,加上东渡河、八渡河,整个县城依山傍水,风调雨顺的时候,当是个富饶热闹的陕甘川重镇。

P28-山城略阳

P29-江桥夜景

P30-八渡河畔的城门楼

[下一篇:D3,8月3日,阴转多云]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