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D3,8月3日,阴转多云,最考验人的一天

下了一夜的雨,天明放晴了,好。

劳累的老肺腮腺炎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得打点滴。

我们今天走访离县城较远交通较不方便的乐素河镇,五个人,明生、穆老师、Taobaojia、小睿和我,因为对地形情况都不熟,就不分组了。

小巴司机载着我们一行五人到达乐素河镇后,听说我们要去方家沟,说是在山上还很远,愿意再往前送我们一程。可惜没开出几公里,前面塌方严重,司机爱惜他的新车,到此掉头了。

谢过司机老乡,我们沿着嘉陵江在公路上徒步前行。平心而论,要是没有塌方,没有洪水暴涨,雨后的乐素河、嘉陵江真的很美。一行人看到一根过江的细管子正在喷着水珠子,觉得好奇,纷纷猜测那是干什么的。也是从湖北大山深处走出来的Taobaojia见怪不怪:那是农民用的饮用水管子。

原来是这样,不好玩,小睿心想。

P31-雨后乐素河

P32-弯道嘉陵江

P33-过江的喷水管

明生联系了我们要去家访的学生小雅,她父亲正好在家,说是下山来接我们。约好在吊桥碰面。过了双集垭,到任家坝了,我们没注意看吊桥,继续前行,一联系,过了,赶紧回头。

果然,小雅父亲在吊桥边迎候。从0830出发,到0910徒步,到1030与小雅父亲回合,时间正好二个小时。接下来艰苦的路程即将开始,我们要过吊桥,上山。

P34-汹涌的嘉陵江水

架在汹涌的嘉陵江上的吊桥看上去有点长,有点晃;人走上去心有点慌,腿有点软。

第一个走过去的穆老师在那头还使劲晃悠着,免不了遭人呵斥。最要命的是明生,这个恐高的大男孩双手紧紧拽着Taobaojia,脸色煞白地一步步移向前。好容易走到尽头,总算喘一口长气,对着众人咧嘴一笑——那模样也许说是哭更合适。

小雅父亲带的全是小路,甚至可以说是没路。他手里提了一根树枝,说是打落两旁树草的水珠面的湿了裤腿,我猜他是打草惊蛇,只是怕吓着我们,才换一种说法。

路真的不好走,本来就又小又陡,加上雨后路滑,总得抓住点什么才能往上爬。

我的登山杖此时发挥了重大作用,有时抓不住什么东西,右手用杖撑一下,后倾的趋势就止住了。这样不断向前,向上,居然也没拉下。不过我的带有单反和水壶的书包从一开始就背在了小雅父亲的肩上。

按照小雅父亲的说法,这段上山路,天晴40分钟,天雨一个小时。尽管我们一口口地大喘气,但好像走得也挺努力挺带劲的,甚至似乎也没作什么大的休整停留,怎么走了一个小时好像还不见尽头?明生显然也巴望着这段行程早早完成,不由提出这样的疑问。

其实老乡们的走路登山势一鼓作气,而我们开始的时候是走20分钟歇一次,以后变成15分钟,10分钟。明生事后说感觉已经到了人的力量的极限,穆老师说已经到了所有人的极限。

小雅父亲安慰我们,快了快了,前面的路没有那么难走,要不歇一会?

1200,一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走到了方家沟村。

但这里离小雅家的方家沟社还有一段路。好吧,立此存照,再走。

P35-我们终于走到了方家沟村


我们是1230到达差不多在山顶的小雅家的。这里前后有好几户同样就读于一中的学生家。

小丽,一个清秀漂亮的女孩,感觉很时尚的打扮,待人接物大方而自如;小刚,一个古怪精灵的小男孩,个头比他妹妹还小,我们玩笑他只长脑袋不长个。

我们的到来让孩子们纷纷围拢上来,拿着Taobaojia发送的提升学习方法指南,有的阅读,有的思索,有的询问,有的心不在焉。

P36-小丽和他的妹妹

P37-小刚、妹妹及其他同学

这就到了小雅家。

小雅家也该算是个大家庭,家里老人还算健康。父母在家务农,间或打些短工,有些现金收入,主要供小雅和弟弟2人上学。和更困难的家庭相比,小雅的家庭条件似乎尚可。但地震使住房出现危机,就在老房旁新建了一间,竟然花费了6、7万元,还没有粉刷未安门。这个代价,在山下可以盖好几间了,因为建在山上,原料的运输成本太高了,现在家里还欠下了3万多元的债。

P38-代价昂贵的新房

文静的小雅是个友善女孩,见谁都露出微微的笑容,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上高中一年,很快调节自己适应不同的学习方法,由此有了明显进步,且各门功课成绩均衡。家访至今,她是我们遇到的成绩最好的女生之一。

P39-微笑的小雅和她的家人

说是大家庭,自然少不了小娃娃。这可乐坏了大娃娃明生,瞧他和她们玩得高兴得!

P40-大娃和小娃

P41-大娃和小娃

已经过一点了,我们吃掉了小雅妈妈拿上来一笼小包子,酸菜馅的和红豆馅的,就着茶水。在笼架下悄悄压上钱,告辞。

1330,小雅父亲再次带我们返程。

半个小时后,大路还在延伸,我们却走到了必须往下翻走的小道旁。
又要走小路了?所有的人心有余悸,面面相觑。
走,还是不走,这是一个问题。
——能不能不走小路走大路?
——也可以,但大路远,时间要长一些。
——相差多少?
——走小路下山半个小时,大路大概要一个小时。
我们已经领教了当地老乡对徒步登山时间的估算,再乘以2,基本靠谱。
就是说走大路要2个小时——众人一合计,觉得还是走大路保险,远一点时间长一点无所谓——只有Taobaojia无所谓大路小路,但他服从大多数。
“大路有一段好像被水冲塌了也过不去,”小雅父亲嘟哝了一句。兴奋的众人已经迈开大步雄纠纠气昂昂地“我们走在大路上”了,没有人听见或者注意小雅父亲的这句嘟哝。
很快,我们将为这个忽略付出艰难的代价!

所谓大路,其实也就是绕着山坡的机耕泥路,就是拖拉机能走的那种。不少地方的路基也被水冲垮冲塌了,但比起那条崎岖的小路,这就是天路。我们是哼着歌下山的。
即使是脱了鞋趟过没了山道的水流,那水也是浅缓的,心情也并不紧张。过了河,又意气风发起来。

P42-脱了鞋趟过水流

大路一直向北延伸,直至嘉陵江边。再拐个弯,就可以到任家坝的吊桥了,我们要从那里过桥,小雅父亲电话为我们叫的小巴已经在江北的公路上等候。
1500,我们为之雀跃的大路走到了尽头。眼前,沿着嘉陵江南岸,一堆望不到头的乱石堆。

P43-望不到头的乱石堆

小雅父亲带着Taobaojia探路去了,我们就地休息。

一户农家就在路旁,我们打听行程。农人打量了我们一下,说要走任家坝的吊桥必须趟过一段急流;比较保险的是沿江继续往东,就是说在乱石堆上往前走,到双集垭吊桥过江。时间也就走个半小时吧。

这个方案不错。虽然我们知道他说半个多小时就是一个多小时。我们的心情依然轻松,趁着等小雅父亲他们的功夫,看老太太磨豆浆,看小姑娘凹造型。

P44-老太磨豆浆女娃凹造型

小雅父亲回来了,没有其他路。要么穿过激流,翻山过去没多久就是任家坝吊桥;要么走乱石堆向东,走双集垭吊桥。

说实话水流并不宽,但真的很激。小雅父亲和农人一起搀扶着走了个来回,那意思是可以过的。
我的双膝膝盖一直有较为严重的骨质增生,对我而言下山比上山更要命。走了那么长一段路,两个膝盖早已没了力道,更遑论在激流的石块上的平衡了。倘若腿一软跌倒了,激流往下10米,就拐入奔腾咆哮的嘉陵江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面对如此遄急的水流,我猜我们中间除了Taobaojia外,谁都犯怵。大家异口同声,安全第一,往东,走乱石堆。

P45-看这激流

P46-我们决定走乱石堆

一望无边的乱石堆其实终有走到头的时候,只要小心翼翼地跨、跳、蹦、跃。
但我们艰难的行进却远远没有头。
磕磕碰碰地往前移动。沿江没路了,往山上翻一段,再回到江边,再跌跌撞撞地前行。
一路行来,竟然没有人想到要歇一会。前途未卜,精神高度紧张,累就不觉得了。
看来人的潜能还是有不小,不可轻言极限,哈。

终于前面啥路都没有了,小雅父亲也找不到路了。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再找找,一定会有路的。

于是就真的找到了。

只是,这能叫路么?左边是江,前方无路,右面是山,几乎成90度直角的山!我们必须从这90度翻上去!

打头的小雅父亲,滑了一下,再上,抓住一颗树枝,上去了。小睿到底年轻有劲,上去了,再弯腰探身,拽着爬在第三的我往上提,如是者三。我提醒小睿千万不能拉登山杖,不然要出大事的!
唉,此时此地,登山杖竟然成了累赘。

穆老师仍然穿着他的那双皮鞋慢条斯理的往上登,他难以帮助别人,但也不要别人帮助。就这样全神贯注,一步二个脚印。

富有经验而体力上佳的Taobaojia收队。和我同样艰难却比我恐高的明生就全赖他的帮助。
行进中我们曾听到明生一声惊恐的叫声,却没有人敢回头探望,包括穆老师。事后知道是明生脚没站稳,手又一把没抓住,下意识地叫出声来,幸好被Taobaojia一把抓住!

当我们终于连爬带攀地登上山丘的时候,双集垭吊桥映入眼帘。
回望峭壁,远眺江涛,惊魂甫定,不寒而栗。这一段路,走得我们真是壮士一去,回肠荡气!
Tzobaojia让我拍几幅悬崖的照片,腿儿软,手儿抖,心儿颤,我哪还有这个胆量!
但我还是留下来大汗淋漓的明生和Taobaojia的倩影,哈哈。

P47-“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P48-大汗淋漓的剪影

P49-拉兄弟一把

P50-双集垭吊桥映入眼帘

1640,我们终于走过了双集垭吊桥。
明生此时已忘了高反,心中充满了疲惫的喜悦。
嘉陵江,我们过来了。

一条河流有着多种面目,多种风格,就像一个人一生拥有不同的时期一样。河流受到大地的深刻影响,总是随流赋形。
在一些地方,它可能是可怕的吊睛猛虎,令人四肢发软;而在另一处,它却是魚翔浅底的生命之源,世俗生活的乐园。但它却还是它,我们得习惯。
一江一天地,嘉陵江奔腾而下,创造了生机勃勃、姿态万千的河谷气象;
一桥一世界,颤颤巍巍的吊桥见证了乡人的辛劳和殷勤,旅人的执著和坚持。

P51-嘉陵江,我们过来了

当晚,老肺在网站上挂了一段文字——
今天家访组(汉子、明生、穆老师、杨老师、老肺外甥)在乐素河度过了惊险的两小时后做完一个访问就打道回府,全程用八个半小时。洪水塌方峭壁悬崖.....

8月3日乐素河之行是最考验家访队伍的一天,虽然这一天仅仅完成了家访名单中的一个。从双集垭吊桥处沿山路爬坡直上到方家沟村,方才有大路通往小雅家。回程时,按我的经验是要选择沿小路返回吊桥的。因为这条路虽然难走,毕竟是一条走过之路,是一条能走的路,时间上也是可知的。而大路表面上貌似平静,实则有他的弱势,就是容易被毁坏,而且大路总是迂回曲折,免不了涉水。水则是很危险的。但是当时我估计除我之外,没人会同意走小路的;再说也的确看大家上山上得极为辛苦。于是我就没怎么反对走大路。

不过也正是走了大路,才让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那江边的路,我当时看了一眼,心里觉得走这样的路还不如原路返回再去走那条小路的好。也可惜没人愿走回头路的。所以又一次随着大家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还有就是因为有小雅的父亲领路,自然他的经验更加靠谱,估计也是很久没呆在家里,路况的把握并不是那么靠谱。

小雅父亲估计是吃罢早饭后,接到电话就往山下赶来接我们;到他家后我们吃了包子,他什么都没吃;然后一直陪我们直到坐上回城的车;再冒雨赶回家,吃上午饭估计已经天黑了。这次把他也辛苦坏了。最后穆老师专门电话致谢,并说改日再登门拜谢。这事我们就拜托穆老师了啊。

[下一篇:D4,8月4日,多云]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