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D4,8月4日,多云

早餐后我们去参观略阳一中的原校址和新校区。

一中新校区是由天津援建的,建成后的一中以后也会改名为略阳天津高级中学。

一中原校址改成二中。我们到的时候,挂着横幅的建筑工程队正在抓紧施工二中新的教学楼。据说九月一号开学时二校都要到新址上学,但显然位于接官亭镇的新校离竣工交付使用还需假以时日。

极其气派堂皇、美轮美奂的新一中一定会从此成为略阳县的标志、景点和骄傲。

P52-已经变成二中的一中老校区

P53-极其气派堂皇的新一中

但穆老师们的忧虑却并不在于此。或许,学校造得越漂亮,越与其地位作用难以匹配。作为一个县城的最好的高级中学,其教学质量即使是最乐观的评估仍然只能差强人意。大量优秀生源流失,高考升学率令人沮丧。

这些现状,不是改变一下教学硬件设施就能改变的;也不是把高考升学榜挂在县委县府门前再说几句口号就能提高的。

可以想象,这些年学校也在努力,在焦灼,在竭尽全力以图不辱使命。但它只是山城的一所普通的中学,也许,它有不可抗拒的压力,有力所不逮的无奈,有难以尽述的烦恼,崛起不可能一蹴而就。从这个意义上说,它需要时间,需要宽容,需要外界的平常心。

假如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说我们已经捐助或正在准备捐助的学生中间,二年后能够继续深造的比例一定不会很高。

所以我想说,我们不可能指望奇迹出现,我们也不必过于追求升学上线的人数。能让每一个我们所资助的同学学完全部高中课程,满足他们求知若渴的眼神,增加他们看外面世界的机会,增强他们适应社会环境的自信和能力,这就是我们的基本目标。

没想到看漂亮校区会引出如此沉重的话题,打住。

真的要向老肺表示敬意。腮腺炎没痊愈,昨天休息了一天,今天一早打完点滴,从医院直奔接官亭镇。

1000,我们再次分组。我们是老人马,老肺、Taobaijia和我。明生组穆老师返校,作为教学骨干,他今年接收毕业班;代替他的是从郭镇赶出来的红花。

又要上山了,我们在林口村公路转入山道处给小军打电话。

1100,我们在村口吃碗刀削面权充午餐,正在县职教中心的建筑工地打工的小军骑了一辆借来的摩托陪我们一起上山,他在为自己筹集开学学费。

从这里到他家柳树梁社,摩托要走一个小时。如果不下雨,可以一直到家门口。但连续下了几天雨,现在不知怎么样,因为放假后他一直在打工没回家过,计划做到八月下旬辞工回家做暑假作业。

情况果然并不令人乐观。一路山坡的机耕路被一股股雨水汇成的溪流冲得石块裸露,沟道纵横,摩托车根本无法载着人上山。我和Taobaojia下车步行,小军指点我们从小路翻过一座座山头,他骑车在上面等着,然后再指点一条山道。

后悔,出门时以为今天会很轻松,竟然没带登山杖。小道很陡,但因为天晴,至少没像昨天的路那么滑那么难走。气喘吁吁自然免不了的。

前方山溪把路淹了,不知深浅,只能搁下摩托,4人一起涉河徒步。

太阳出来了,日头有点毒。很快就汗流浃背,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
突然,走在前面的老肺一声惊呼“小心!”
只见老肺身后、我的面前,右前方45度角向左前方蜿蜒扭动的,是一条长1米2左右的黑色的蛇。这条小道也就一米左右宽,但因为被水冲得石子外露,蛇游在上面一定硌得难受,所以它根本无心恋战,一头扎进左侧的草丛里,很快就没了踪影。

老肺说此蛇名唤黑乌稍,剧毒。

继续爬坡,爬坡,中间又歇了好几次。幸好有Taobaojia为我中途折的树枝做杖。

P54-中间又歇了好几次

1335,我们到达小军的家,历时二个多小时。

小军和他的父母都是很会生活的人。家境虽不富裕,却安排得井井有条,主次分明,胸有成竹。这不,开学的费用,在他自己的努力下,已经准备得八九不离十了。不知这是否和他初中阶段担任学生会主席有关。不,追溯到更早,小学高年级时,他已经是县优秀学生干部了。

开朗的小军很健谈,作为班长,他现在的成绩很不错,但他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也有计划要在新学期里抓哪几门重点。老师给他的希望是,“不安于小成,然后可以成大器;不诱于小利,然后可以立远功。”

我们注意到两个有趣的细节,在说到自己当学生干部的情景时,小军一脸自豪地翘起右手大拇指;在他的床头,奖状是和他所喜欢的明星海报贴在一起的。

P55-一脸自豪的小军

P56-和明星海报贴在一起的奖状

小军说住在林口村易家河社的小东家离此不远,他带我们去。

小东的家庭状况其实还算可以,但去他家的那条道路并没有像小军说的还可以。那是在已经到他家门口的地方,一条原本狭窄干涸现在却被洪水冲得激越而宽阔的河流横亘在我们面前。

小东家就在河对岸。要么趟过去,要么止步于眼前,没有其他路可走。

老肺已经走在对岸了,我别无选择。但我不能像老肺告诉我的那样,走在一块块并不连缀偶有裸露的大石块上,我的膝盖不行,腿部的平衡能力缺乏,怕在大石块上跳跃,一不小心摔倒就湿身了。

只好选择大石块下面的石子路。水流真不算太急,但有点深,河中间差不多到了我的膝盖以上20公分。不管怎样,我总算稳稳当当地趟过了河,只是卷起的裤腿湿了一大截,差点殃及放在裤袋里的手机。

忘了说一句,这一路的上山下山,我的书包都是小军背的。

P57-这条河流有点宽吧


回去了,我们走着下山。

道旁有不少不知名的美丽小花。

老肺一指前方:“看,野百合!”啊,果然,不远处斜坡上,开着两处洁白的野百合,一处一朵,一处并蒂。

众里寻她千百度!野百合就生长在鲜为人知的深山峡谷里,执着,坚韧,娇艳,芬芳。
斜坡很陡,我难以接近,更闻不到香味。我只能小心翼翼地用镜头将其拉近。
迎风怒放的野百合不是为了取悦于人的。

回深后查了一下资料,《植物名实图考》说,“野百合,高不盈尺,圆茎直韧。叶如百合而细,面青,背微白。枝梢开花,先发长苞有黄毛,蒙茸下垂,苞坼花见,如豆花而深紫。”

最早听说野百合是因为王实味,他的《野百合花》。

后来又有罗大佑的《野百合也有春天》。

当然还有席慕容的:
与人无争,静静地开放/一朵芬芳的山百合/静静地开放在我的心里/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它的洁白/只有我的流浪者/在孤独的路途上。

但更打动我的,是无名氏的一首《野百合花语》:

孤独是我的身份
寂寞是我的心情
顽强是我的风格
沉默是我的个性
花开是我的爱情
你来是我的春天
错过是我们的宿命
无语是我们的结局

这首并不隽咏的无名小诗如同花儿一样直白而野性,但却让身临其境的我蓦然心恸。
有点敬佩,有点欣慰,有点苦涩,有点酸楚。
——野百合,那是你对我们说的么?

P58-不知名的美丽小花

P59-怒放的野百合

好吧,再添一张烂路的PP:

[下一篇:D5,8月5日,阴转多云]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