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D5,8月5日,阴转多云

早上起来,明生咳嗽不停,Taobaojia也有点,不知是否晚上蹬被子着凉了。接下来我也来了。才发觉是宿舍的空气不好,走到大街,一切症状都消失了。

P60-我们住宿的金亚二部

今天我们去白雀寺乡。学生小忠,家住白雀寺村土合坪社,山上。

我们乘小巴在白雀寺乡下车,开始打听上山的路。乡人告诉我们,从桥边机耕路往上走,到阿桂家再打听一下。我们给小忠电话,他说下山来接我们,小忠妈妈也让我们去阿桂家打听。

0900开走。明生、Taobaojia、小睿和我,这是我们今天的家访阵容。半个小时后,道旁见一处很整洁很小康的民宅,打听一下,就是阿桂家。

阿桂是个很和善的退休老人。七十多岁的人了,健康而健谈。老人退休前在银行工作,退休后还干过几年村长,三个儿子在城里当干部,三个孙辈书也都读得非常出色。老人聊起这些的时候显得很淡定,也很知足。这样享着天伦之乐的老人,真该祝福。

P61-祝福老人

说话之间,小忠到了。老人建议我们包一辆小面的上山,说是这条道还可以走。我们同意后,他又热心地提供司机电话。

于是车就来了。于是我们上车。
开了半个多小时的山坡路,车无法再前行了,就下车徒步。

四口之家的小忠家里只有他和母亲在。父亲为了家庭生计常年在外打短工。

母亲患有先天性支气管炎,近年又发展成心肌炎,前些日子刚从汉中医院住院治疗回家,花了2万多元。用母亲的话说是“穷人的命生了富贵的病。”

一个哥哥今年高三毕业,成绩一直不错。因为没有能力继续上大学,哥哥选择了考卫校,希望将来能对母亲的病有所帮助。考试那段日子正是母亲住院期间,分心的哥哥因此没考好。现在,他被ZF照顾安排进汉中某技工学校学习,毕业后可以安排工作。

这是一家唯一无力给我们倒一杯水喝的学生家庭。看得出来,我们到访的时候,母亲是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的,穿着丈夫厚厚的西装。

“大娃是有能力的,是我连累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母亲带着笑容面对我们,眼眶里的泪水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小忠在旁一直轻轻安慰母亲,“别哭,妈别哭!”他的声音如同耳语,我们却清晰所闻。
现场气氛沉重,听者表情凝重。
真的不知道怎样面对这不幸的家庭,关切和安慰都显得无助而无力。
只能说点庄稼、收成和别的什么。

终于聊到了学习。被班主任称为“天生聪明”、“干事就要争第一”的小忠学习极出色,这次期末考,他果然就是他们精英班的第一。

“不过英语还不够好,”小忠说,这次暑期,他就重点补习这一门。

在聊起今后想考什么大学的时候,我们看到小忠第一次扬起头,自信而自豪地回答我们:“我的理想是西安交大!”

告别时我们安慰母亲:“儿子的书读得这么出色,你们家是有盼头的。好好养病,好日子在后面哪。”母亲连连称谢,但下一句话却又让我们几个眼眶模糊起来:“不知我还能不能捱到那一天。”

P62-强颜微笑强忍泪水的母亲

P63-“我的理想是西安交大!”

从小忠家出来回到白雀寺乡。1130,每人一碗刀削面。

1200,我们到达灵岩寺。我们要去小海家,夹门子村岩寺山社。就从寺前的山上翻过去。

查看了一下穆老师留给我们的据说是全略阳最详细的地图,灵寺山离灵岩寺挺近的,但好像有点高,海拔1498米。据白雀寺乡的老乡说,从灵岩寺爬上灵寺山得1个小时;面的司机说不够,起码2个小时;灵岩寺的工作人员听说我们翻灵寺山:“一直往上走,就一条路,好认,3个小时差不多!”

嘿嘿,离灵寺山越近,要花费的时间会越多。好说!

接到电话的小海赶下山来,说大约1个小时可以和我们碰面。看来,我们姑且相信3小时走到小海家的判断是比较靠谱的。

那就走吧。

山道很窄,有些路段也很陡,全是由横七竖八的大小石块堆起来的,不太好走。但是比起3日下午乐素河那边的山道,这灵寺山可就算天路了。

但今天也有劣势:毕竟海拔不低,加上天气晴得日头有点毒,真要是3个小时连续不停地攀登,那体力消耗也够大的。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我们可没有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情怀,只是望着遥远的山顶有些模糊,有些眩目。

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咬咬牙,走罢。这回登山杖又很管用啦。

1300,我们第一次休息,找了一块挺平整的树荫。明生坐在石块上认真地记着什么。我和小睿他们在讨论什么是幸福。

我说幸福就是:一阵登攀,树下歇菜;草丛花海,千姿百态;山风徐来,毛孔微开;腿伸臂抬,自由自在。

P64-第一次休息时讨论幸福

继续前行。说实话,走山路,我的耐力还行。
就渐渐拉开了距离。我和小睿在前,明生和Taobaojia在后。
开始出现状况了。我们前面开始行进的这一段山路,虽然平坦,却左边是峭壁,右边就是45度斜坡。那斜坡只有茅草而无灌木丛的遮挡,居然可以一眼望到谷底的嘉陵江。
这段路,我和小睿走得目不斜视,心无旁骛。
心无旁骛是因为路太窄,怕不小心有个闪失;
目不斜视是因为我们也实在不敢从右边往下看。
可以想象,明生这一段路又走得够呛!

P65-这段路走得目不斜视,心无旁骛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碰到了下山接我们的小海,果然只有上山一条路,没走岔。
穿着一件慈善基金会赠送的T桖的小海告诉我们,才走了三分之一。
虽然也明白其实我们确实没走多少路,但真的听到还有一大半路要走的消息,还是有点沮丧。
那就继续吧。
天越晒越热,汗越出越多,路越走越难,腿越蹬越酸。

从碰到小海的那一刻起,我那沉重的书包已经从小睿肩上转移到小海肩上。现在小睿也显得有点体力不支了,速度明显放慢。
不过我们还是保持着队形:我开路,小睿次之;小海中间,两头照应;在后面就是艰难行进的明生和收队的Taobaojia。
山道真的越来越雄险。左边山势峭厉,右边谷底眩晕。石块上下的跨度常常要令人使出吃奶的劲。

1400开始,我们上行的速度越来越慢。前面,是永无止境的石块,陡坡,草径,弯道。
每爬上一个坡,就得歇一歇;
每歇一次,就得问小海还要多少时间;
每一次回答,小海总是说“快了快了。”
以至于到后来我们对小海的回答都失去信心,不再指望。

这倒让小海着急起来:“翻过前面那个坡,转个弯就好了。”
“前面的路会平坦一些,没有那么难走了。”
“快了,不远,再走个20分钟吧。”

又走,又歇,又走,又歇,20分钟过去了。
“这回真的快了,最多十几分钟吧。”
15分钟后:“嘿嘿,我不能说了,反正就快了。”
所有的人都已经丧失了和他争辩的气力!
我们都快虚脱了。

绝望中又有人说起幸福。
现在看来,在树荫下吹着凉风看着山景的幸福观是多么的肤浅!
幸福就是,舒舒服服地坐在小海没有日头晒着的家里,畅畅快快地喝上一口水。

老天真的很眷顾地让我们大家都幸福了。
1310,我们真的地舒坦坐在了小海家的泥屋里。为时3个小时有10分。

P66-老天很眷顾我们

但我们的兴奋很快被压抑所替换。
17岁的小海14年前父亲病故,母亲离家,就靠祖父母抚养长大。祖父是个特别要强特别勤劳特别能干的老人,这几年虽然身体尚可,毕竟年纪大了,连种的粮食都无力背下山去卖。就在自己的屋前宅后种了许多杜仲树,等这些药材数长大了换钱;宅前的苞谷种得非常好,就用这些粮食养了几头猪和牛,长大了托邻居下山卖了换回现钱。

P67-屋前宅后的杜仲树和茂盛的苞谷

(我们下山后在灵岩寺歇脚的时候,一位灵岩寺的女工作人员听我们一说起小海爷爷,就赶紧接口说她知道这位老人,隔三岔五地会看到他背着背篓上下山,到了公路上有公交也不乘,省下1元钱走七、八公里到城里。)

山里有句俗语叫“穷不丢猪,富不丢书”,假如仅凭家里有头猪或有头牛就判定其经济并不困难,不是武断就是无知!

小海的性格有些内向,在我们一起交谈的时候,差不多都是他爷爷在和我们沟通。我们有时候问些什么,喃喃地听不清他回答。小海在学校也是这样,老师要求他“多和同学交流。”

小海的学习十分努力,成绩十分优秀,年级排名始终在前十。用他自己的话说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用老师的话说“学习优异,为人正直”。

从三岁开始缺乏父爱母爱的小海能够像现在这样健康出色地成长,本身就是一个令人感慨令人感动的奇迹。

(倘若小海日后能够为我们的助学对象,建议资助人能多多主动与其交流沟通。)
正说着呢,就见梁上一只猫儿好奇地看着我们这群陌生人。

小猫,是你陪伴着孤独的小海吗?

P68-爷爷奶奶和小海

P69-陪伴着小海的小猫

小荣的家就在对面山头。小海帮我们联系了几次,家里没人。只得作罢。我们谢绝了小海要相送下山的举动。就一条道,Taobaojia 信心满满:我们认路。

不得不再次感谢我的登山杖。连续不停的下山路走得我腿软腰酸,全赖手里的杖撑着。
无论如何,下山还是比上山要轻松一些,至少花的气力没那么大了。遇到清澈的山泉,灌一水壶带回去。

P70-灌一壶清泉

小睿和我两人慢慢地和Taobaojia明生拉开了距离。
遇见一对背着背篓上山的人,看似母子。道窄,我们相互礼让,各自微笑。
幸好这对被我们失之交臂的母子被明生他们“逮住”了。原来他们就是我们想去家访而不遇的小荣。明生、Taobaojia当即在山道中进行家访。

P71-在山道上的家访

人一轻松,骨头就要轻。
Taobaojia他们竟然在半山腰中摘起野生桃子来。
不过并不是什么都是野的好。这个未经嫁接的野桃就涩得不行。
Taobaojia明生空喜欢一场了。

P72-摘野桃

我忽然觉得还是挺佩服自己的,这几天把一年的山都爬完了。
就觉得该唱首歌庆贺一下,想起凤凰传奇有首歌,和我们眼前的此情此景挺相吻合的。
因为只会哼哼,就记得其中的几句——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登上天外云霄的舞台
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听见你心中永远的天籁
我敞开胸怀为你等待
一路边走边唱最自在
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走得快的小睿和我回到灵岩寺已近1900了。从上山到下山,我们共花了7个小时!
灵岩寺居然还没有手机信号。赶紧用寺里的电话给老肺报个平安。
等老肺赶到灵岩寺,看到我们几个竟然还兴致勃勃地闭着眼在摸那个“福”字,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P73-看谁和福有缘

回到县城。
我们在河边的夜排档喝扎啤,老肺说这是为我们洗尘压惊。其实我们并不惊。比起前天的艰险,今天只是强度增加了许多,或许这就是明生说的极限。
归途中曾说,这几天接触的小道,把我一年的山都爬完了。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日后的恢复也许要慢一点。年轻人则不然。
果然,当晚的明生显得异常兴奋,面对在飘浮的云彩中时隐时现的皓月,连连惊叹是难得一见的彩云追月,一再要我用相机拍下来。没带脚架,完成明生的要求有点勉为其难。
一边寻找能搁置相机的固定物,一边却因为明生所说的彩云而忽有所思。

人们常常用彩云比喻美女。
在我看来,略阳的美女真是多了去了。来略阳这么些天,一个鲜活的感受是这里的姑娘不管是中学生还是排挡服务员,一个个都水灵灵的。漂亮得那么健康,那么天然,那么那么随心所欲,那么赏心悦目。
与那来自南方的熟视无睹的时尚开放相比,真要说一句六方粉黛无颜色了。
当然,貌似闻名全国的什么州美女不在此列,谨此声明。

来,干杯!
今晚,且让我们举头望一望明月,把酒问一问青天——
是哪一朵略阳的彩云,能追上从连云港升起的那一轮月亮?

P74-这个彩云追月有点像乌云蔽月

[下一篇:D6,8月6日,晴]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