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D6,8月6日,晴

昨晚的高强度毕竟给每个人留下来一点纪念。

整整一个晚上,我翻来覆去地没睡踏实——我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这是那么多年来的唯一一次辗转反侧,可见体力真的是大大地透支了。

另外两位的状况分别发生在昨晚公共洗澡间里。洗完澡,一位忘了穿外套,出门一看镜子:咦,这人是谁,怎么就这样走出来了?一位就干脆把外套扔在那儿了,第二天起来满世界地找——唉,都脑缺氧啊!

今天,一直以来省略了太阳的略阳日头高悬,奇热。

毕竟是盛夏,整整一个星期,总得让老天肆虐一回。

那就今天吧。我们计划今天休整。上午购买回程火车票,下午去一下一中,然后返郭镇,明天继续郭镇做回访。

心里这样想,实际上并不指望奇迹出现,那是上帝管的事。但到了九点,雾散去,太阳出来,天越来越蓝,大地揭开了蒸笼。
流着汗的我们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感激。大地有的时候会恰到好处如你所愿地那样摆布世界。你要上山,太阳就不见了;你希望蓝天,蓝天就出现了;你想要风,风就来了;你要出门,雨就停了…
大自然如此厚爱,吾愿足矣。

应穆老师的一再要求,我们今天和一中的校领导见个面。
下午二点左右的时间是我们定的,这样不会妨碍我们在傍晚前赶到郭镇做第二次回访。根据明生的指派,和校领导的交流主要由我负责。
行,不就是捣浆糊么,没问题。
果然没事。我们彬彬有礼,侃侃而言,进退有序,质朴无华。然后,按计划全身而退。

校门口碰到小平的哥哥,就是开学要去天津军事交通指挥学院去报到的那一位,现正抓紧时间做学校门卫打短工挣点钱。他向明生要了我们网站的网址,说是以后也要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这个消息自然比有人请吃饭更使人高兴欣慰。

回到郭镇,又看到红花一家,真好。
傍晚前我们又去了小丽家做回访。从小丽家回来,我们沿着河边走。夕阳下的郭镇安静而生动。远处的中学,近处的小学,都正在兴建扩建;移址重建的郭镇新街就建在河边山峦下。
下次再来,我们就该徜徉在郭镇人似乎并不怎么喜欢的新街了。

P75-远处的中学近处的小学都在扩建

P76-移址重建的郭镇新街

P77-夕阳山河

晚餐又把红花全家忙得不亦乐乎。直到天黑。
郭镇的天黑真好。天高地阔,绿水黛山。山是大山,水是活水,空气那么清新,星星那么闪烁。大暑天,却凉快。白天不敢精赤裸裸,晚上不必小扇轻罗。
饭后,熄了照明的电筒,我们坐在红花家二楼的阳台上静静地等待,等着月亮升起来。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是农历六月十六,盛夏的月半。
面前是遥远的黑黝黝的山峦,月亮就在两山之间的山坳里缓缓升了起来,静静地照耀着我们。负了这样的良辰美景,于心何忍!
我们就静静地坐着,晒月亮。

面对他乡的月色,我们的心情有什么不一样吗?
毕竟月亮并不是为有钱人而圆,为缺钱人而缺的;
不敏感的人也能体会其中的安抚,很煽情的人未必得到完全的满足。
现在,如郭镇般晴朗的明月繁星,所有的感受不都是个人的吗?
可言传之处,不在于辞藻华美;
能意会之人,不在乎身在何处。
面对屏息的美景,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是诱人的静谧,安详;或者,还有美好的期冀,憧憬…

P78-我们就坐在红花家二楼的阳台上等着月亮升起来

[下一篇:D7,8月7日,多云]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