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红花的笔记:8月1日

9点多,老肺带着夫人骑摩托车先到,随后明生他们坐的面的也到达了。卸下几大包东西,有行李,还有衣服、巧克力、糖果、文具。大家稍作休息,就按我计划的先去近处做回访。大部队在小瑞家稍作停留,又往更远的小萍家去。趁大伙儿去小萍家的当儿,小瑞的父母在地震后新修的房子那边准备了好几种水果,还煮了排骨和玉米,执意要归来的队伍坐下吃掉。玉米是小瑞家自产的,这也是小瑞家表达谢意的最朴素的方式,但是大家还是再三推辞了。

回到镇上吃罢酸汤水饺,下午打算先去小武家,正好小武家在公路边上,于是大家坐了辆面的,老肺还是骑摩托车带着他夫人在前面开路。我到小武家这是第三次。第一次我一个人去的。第二次是去年和寒烟去的。小武和单身的大伯住,经济上基本没有收入。小武性格有些内向,成绩不怎么好。偶尔在郭镇的街上我能碰见他,会去问问他的情况,也叮嘱过他要给捐助人回信。这个暑假村子里来了大学生志愿者给孩子们辅导功课,前后两个星期,小武去参加了。希望这样的活动以后更多一些,暑假期间山里的孩子很缺乏这个。

从小武家回来途中,刚好顺道去了小巧家,然后返回了郭镇。由于其他学生家面的无法去,而摩托车仅有两辆,于是队伍分成两组,老肺的摩托队和明生的徒步队。我就留在家做饭。

虽然开始得早,却做成了真正的晚饭。怕我一个人忙不过来,隔壁的湖北来做生意的大姐倒是愿意帮忙掌勺,可惜她做菜爱放辣,汉子还有明生吃不了辣;好在老肺夫人和我一道忙活。前些日子一直有雨,青菜在街上无法买到,只好到餐馆去叫一盘青菜充数。早上让冯茹她爸到小鸿家买的一只鸡,虽然炖的时间很长,居然吃的时候还啃不动,如果有高压锅就不会这样了。记得在三岔林老家做饭时,还比这人多,自己觉得还做得过得去。而这次总感觉没有做好,大家也没吃好,心里为此一直内疚着。因为晚饭完成得实在是晚,而明生他们回来后又接着讨论工作,于是就发生了老肺外甥翟睿问他老舅还吃不吃晚饭的经典故事。

晚上住宿的问题其实我计划好了,并不需要到中学宿舍去体验生活。两个孩子和他爸到别人家去借宿,楼下商店里的床铺我和老肺夫人住,楼上两个房间,三张床正好睡六个人。不过这样住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是房子临街,晚上过车时噪音会很大;二是有2个床较小,睡2个人显得比较挤。所以明生、汉子、taobaojia和穆老师要去对面中学住时,我也不好特别地劝阻。明生到学校宿舍一看,架子床很脏,没带报纸什么的,舍不得把白被子铺上面,就回到街上打算找旅馆去住。无奈问遍街上旅馆,要不住满;要不就是条件还不如学校宿舍。最后汉子和taobaojia到楼上住下,明生和穆老师依旧回中学去住。大家累了一天了,很晚还为住的问题折腾,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下一篇:红花的笔记8月2日]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