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8月2日 横现河镇 男儿当自强

早上7点起来,郭镇夏天的早晨带有一丝的凉意,青山绿水形成一幅天然的画卷。今天我们分为两组,老肺、汉子和taobaojia走访金家河镇的三家,我和穆老师还有翟睿则走访横现河镇的四家。这两个镇恰好都位于郭镇与县城之间。

我们先去了横现河镇武家沟社的小琴家。虽然她家很近,但由于不认识路,一路打听过去,走了许多冤枉路。终于到她家了,结果她家里却没人,四处打听后得知小琴和父母在镇上卖菜。小琴是独生子女,父母健康,家庭经济还好。于是我们又向前出发,走访计划中的另外两家。
虽然在同一个村同一个社,地图上看似不远的两家,却让我们走了很久,因为它们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山头。在路上,我们遇到一个老乡,她告诉我们去往小平家的山路,同时还告诉我们一些小平的家事。原来小平的父亲去年过世了,因为要负担两个正在读高中的孩子的费用,同时震后贷款重建新房,经济压力过大,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小平的哥哥今年高考成绩非常优秀,现已考上天津一所军事院校。而懂事的小平成绩也相当棒,这次期末考试还是全校第一。

11:50上山,13:30终于到了小平家。大热天的正午,顶着大太阳,汗流浃背的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半路上有个年过半百的老乡背着满满一篓的西瓜下山,已经走得异常疲惫都快中暑的我,不禁来了继续上山的力量。而到了小平家,快被晒晕了的翟睿则直冲向水龙头。

小平他们现在还住在旧房子里,屋里很暗,墙壁上满是烟尘,没什么家具。他们家五口人,爷爷、奶奶、妈妈、哥哥和小平。家庭经济以种菜和养猪为主,无其他收入来源,每个季度只能偿还因为震后建新房所贷款的利息。爷爷年岁已高,奶奶因为儿子的意外离去导致精神上出现一定的问题,坚强的妈妈现在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我们给了小平一份taobaojia带来的有关学习方法的资料,他马上看了起来,异常专注,即使我们在旁边聊天,也没有干扰到他。

说话期间,小平妈妈已经为我们做好了浆水面。我们就在他家吃了午饭,当然,饭后我也悄悄地留了点钱。

休息了会儿,小平带我们从小路去另外一个我们要走访的学生小强家。

小强家居然在另一个山头。这段路程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因为这条路根本不像条路,又湿又滑,落叶遍地,荒草丛生,还有许多雨后长出的五彩斑斓的毒蘑菇。

开始只顾着走路,还不觉得去小强家的山有多高。待到经过一个转弯时,小平说这是山上最高的地方了。这一说不要紧,我突然觉得两腿发软,头发懵,眼前一片模糊。一览众山小啊,我却晕乎乎的快跌倒了,竟然还想到自己没有买保险的事,生怕一不小心摔倒,滚下山崖。

小强家还住在震中受损的老房子里。房子阴暗狭小,里面的隔墙也仅由竹条加泥巴做成的薄墙隔开。虽然地震中房子有些损害,但因为路途遥远,材料不便运输,就没有重建,也无钱在山下购房。让人惊讶的是墙上贴满了兄弟俩的奖状。哥哥即将上高三,弟弟即将上高二,兄弟俩成绩相当好。小强这次期末考试还是年级第二。而当我们来到他们家时,这两兄弟正在一边烤烟叶,一边在户外学习。哥哥比较强壮些,小强看上去瘦弱多了。

他们一家七口人。爷爷身体不好;奶奶59岁,得了癌症,正在汉中住院,他家只能筹到一千一百块,但实际花费已经上万,卖了烟叶后的钱还必须还奶奶的医疗费;有个未婚的叔叔还需照顾;爸爸在周围打零工,不固定。谈到奶奶的病时妈妈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小病扛,大病捱,实在不行往外抬”,这是山里人面对疾病来袭时的真实写照。

带着沉重的心情下山,回到县城后不知道是走山路累的还是今天的家访让我变的沉重了,回来后有点中暑的感觉,头昏想吐,身上好像到处都在冒热气,吃了点藿香正气丸,讨论完今天的家访,我就睡了。

而由于汉子那组完成任务比较早,我们就把计划中的第四家让给他们去完成了。

火炼草,小平告诉我这种草可以当火柴用

很常见的山里小花

山花烂漫

山路很滑

山上远眺

路边红色的毒蘑菇

路边黄色的毒蘑菇

异常专注的小平

瘦弱的自强

烟叶

[下一篇:8月3日 乐素河镇 有惊无险]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