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野百合——2009略阳家访笔记
 
 

8月3日 乐素河镇 有惊无险

四年前选择支教地点时是乐素河镇中学,结果却被临时调配到郭镇中学。和乐素河擦肩而过。乐素河是略阳相对比较贫困的镇,也是这次家访名单上学生比较多的镇。05年我们一起来的一个志愿者分配到乐素河中学后,不到半年就瘦了30斤,镇上连饭店都没有,学校附近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以前只能通火车,近两年才修好公路,可见条件之艰苦。

到乐素河镇不怎么远,坐汽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略阳的天气还是很照顾我们的,昨天夜里下了大雨,早上起来就停了。天上飘着毛毛雨,湿润凉爽。老肺告诉我们这样的小雨,最容易出现滑坡塌方和泥石流,因为小雨更容易被山体吸收,路上果然遇到几处滑坡和滚石,老肺昨天患了腮腺炎,学生的分布又比较分散,路也难找,所以今天我们5个人就没有再分组。

镇上靠近嘉陵江边,手机才有一点信号。给杨家梁社和候家扁村的两个学生家打电话都没打通,第三个拨给方家沟村的小雅家的电话终于通了。小雅爸爸得知我们是小雅的老师后摇下山来接我们。从他们家到山下,要一个多小时。我们约好在任家坝吊桥会合。

过吊桥时,我觉得头晕得厉害。我的恐高症又发作了。我的恐高症也是在略阳变的更厉害的,经常走山路,而且很多山路又陡又窄,幸好taobaojia对山路有经验,建议以后去山区家访,一定带上个有经验的志愿者。恐高可能是一种心理毛病吧,越想越怕,我在走吊桥是就是想的太多了,总觉得吊桥上的木头会突然断掉,于是不自觉地腿发软,心发慌,浑身直冒汗。

上山走的是小路,又湿又滑又窄。走雨天的山路,还要不停的脱鞋过河,开始还觉得凉快,下水多了就觉得脚有点冷了。一路上休息了很多次。小雅爸爸总是说快到了,快到了,可前面的路怎么也看不到头。仿佛虚脱了一般,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经过漫长的两个小时的跋涉,小雅家总算到了。

小雅家在方家沟的山顶上,一家四口人。震后刚建的房子,由于山路难走,材料运费贵,盖了一间房都花了五六万,而且还没有粉刷装修。小雅是个爱笑的女孩,见到我们后,总是微笑着,但不太爱讲话。这个平静的四口之家,经历过5.12的地震,似乎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和他们家人深入聊天后才发觉,小雅的弟弟命运多舛。他小时候摔断过胳膊和腿,现在大腿里还打着一根十几公分长的钢钉;眼睛也摔坏过,现在一只眼睛的视力不太好。瘦弱的他现在镇上的初中念书,成绩一般。

家访结束后,下山的路有两条,一条是我们上山的路,又湿又滑。一条是可以通拖拉机的大道,我和汉子一致认为下山要走大路。毕竟上山容易下山难,即使多走一个小时,也要走好走的路,安全第一嘛。Taobaojia则认为要走原来的路,既省时又知道怎么走,但后来还是同意走大路了。走大路对我来说很轻松,一路上心情舒畅,我还拍了很多山里的小花。下到山底,大路走到尽头时,前面滚滚的江水却把道路切断了。大家都有些着急,静下心来赶紧想办法。要过江只有先过那条小河,才能到任家坝吊桥。小雅爸爸先下水试试深浅,我和汉子商量这样的激流不能过,太危险了,万一上面下来大水,就可能被洪水冲走。于是我想如果不行我们就沿大路返回小雅家再走小路下山。此时我还想到抓绳子过河,好像也不太现实。小雅爸爸和taobaojia向上游寻找可以通过的地方,我到附近打听还有没有路可以走。一个老乡告诉我可以沿着嘉陵江边的石头走到镇上,镇上有个双集垭吊桥可以过江,大约要走半个小时,估计我们得走一个小时。我们习惯在老乡说的时间的基础上再乘以2,这样比较靠谱。得知有其他路可走,我兴奋地给taobaojia打电话,让他们抓紧回来,小雅爸爸也没有走过这条路。但是我们还是觉得从江边走比过那条河要容易些。没想到后面的路是那样的难走。我基本上是走在后面,路上还看到汉子摔了一跤,我心里头不由得一阵揪心。这一路上完全没有心思拍照了,大家也很少说话了,就想早点走出这条乱石路,找到那个双集垭吊桥。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路到尽头无路可走,前面被一座小山挡住。山的左侧就是汹涌澎湃的滚滚江水,发出很响的水流声。这时觉得嘉陵江一点都不美,简直像个要吃人的野兽一样可怕。小雅爸爸说只有爬上去才能通过。他在前面带路先往上爬,我却有点害怕了。刚下过雨,路又是接近八九十度的斜坡,又陡又滑,而我的鞋子已经走坏了,不怎么防滑。看着前面的人抓着树根一步一步往上攀登,我头都懵了,硬着头皮跟着前面的人,幸亏有taobaojia 在我后面给我指挥,记得他一直在后面说:“脚踩稳后再往上爬,不要慌,慢一点。”他还告诉我脚怎么踩手怎么抓。走这样的山路我还是第一次,当时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头脑一直是懵的。

终于爬到了山顶,看到了双集垭吊桥,看着在我前面上来的人,表情各异,我笑了,笑得有点发慌,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手心直冒汗,爬到山顶我都不敢看我刚才爬过的路。汉子说在上山时听到我在下面喊了一声,他当时头都不敢回,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像是失去记忆了一样,可能这就是由于紧张过度暂时的失忆了吧。

还好有惊无险,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县城。走访这一家我们用了八个多小时。

晚上红花也来了县城,还见了红花刚认识的乐素河镇的一个爱音乐的残疾男孩。晚上聊了很久,今天的家访之路让我难忘。安排好红花的住处,我们也很快入睡。睡觉时才发现自己的牛仔裤后面坏了一个长长的口子。taobaojia说他早就发现了,由于情况紧急也没来得及跟我讲,真是糗大了。这一晚睡得很香。

滑坡路段

路遇塌方,下面的路只有步行

上游的水也很急

走在水泥路上,鞋子都可以进水

汉子第一个过河

可以榨油的果子

七片叶的果子

脱鞋过河

右边的小姑娘有点赵薇小时的样子吧

这个像章子怡小时候

山间野花

路边的野花

我们走在江边的石头路上,翟睿一脸的茫然

这是taobaojia拍的我们爬上来的路,现在看起来还有点晕

站在山顶,看到了双集垭吊桥

回家才发现,这个位置就是我们过不来的地方,这是去的路上无意拍的

(taobaojia后来描述到:对岸就是难倒众人的断头路。其实这幅照片是在去的路上我特意让明生拍的,当时有两只鸟落在上面,我说很有“枯藤老树昏鸦”的意境。不过等明生拍时,鸟儿飞走了。实在没想到,考验就在这里,呵呵。一幅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河这边的人和河那边的人,上午和下午,整个180的大转弯啊。 )

3.17山里母亲,很有罗中立油画父亲的感觉

[下一篇:8月4日 接官亭镇与何家岩镇]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