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甘肃两当、陕西略阳家访笔记

为了原始的梦:10小时,89条河,40公里

5月3日

为了养精蓄锐,我们前一天睡得很早,因为想早上八点从仙台坝出发,计划步行9个小时到铁场坝。北斗的三哥曾经去过铁场坝,仙台坝的人都传说要经过72道河,其实就是绕着一条河趟来趟去72次。

六点多起床的时候,却发现外面下着雨,而且雨越下越大。此时阿莲一个劲地埋怨我,说为什么不让她在上海带一次性的塑料雨披(我们网站的规定,不允许在山区使用一次性物品,特别是塑料物品)。后来还是趁着雨势小了一点点,赶紧开始出发。

那时候,是九点二十。小雨微微。

路上有个小杂货店,三十多块买了质量非常恶劣的迷彩雨衣。

开始是在水泥路上,我们呼吸着绿色的空气满心欢喜地迈着步伐。绿色的是当地质量很差的迷彩雨衣

裤子奇大无比,我只能用丝巾当腰带。为了保护我那宝贵的相机还能随时拿出来拍,我就这样用衣服护着相机。于是,现场直播的时候,谣言就这样开始了。

开始的十公里左右是水泥路,可以到达任家院。本来是想节省体力骑摩托车上去,结果得知半路在修路不能过车,所以我们开始就步行,直到走了大概五六公里之后,才联系上任家院的村长,找了人来接我们,这样,我们就少走了大约三公里的路程。

从任家院,我们继续在雨中前进。道路已经不再是水泥路了,而变成了满是砂石的河滩。雨水之后的河滩到处是寒冷的水。经过第一条河的时候,发现有两只白色的狗狗跟在我们后面。

而我们惊奇地发现,每当我们遇到满是石头的河床不知道该选哪块石头跳过去的时候,大一点的狗狗总会走在我们前面,给我们指一条最适合走的路线!

于是,这一路我们有了这样一句口号“跟着狗走!”。

山里很潮湿很阴冷,特别是下雨的时候,满山除了水声就没有其他任何声响。我恍惚想起来两年前在东山毅行时的情景。不同的是,那时候的我被孤独吓怕了,而现在,我们有五个队友。

我们本来是穿着登山鞋,拿着路边捡来的树枝当拐杖,全副武装地前进,直到

第16条河。河水经过雨水的充实,已经找不到一处可以完整跳过河的路线。我和阿莲此时尽耍女性的魅力,嚷着不想打湿登山鞋,于是面包就把我们分别背过小河。

我们就在这样的山沟沟里,无休无止地趟着河。

第18条河。已经背了两条河了,当我们再一次看到必须还要背着过河时,我们打消了享福的念头,决定从此把脚泡在水里—涉水过河。反正用这种农夫山泉洗洗脚,说不定脚能变香呢,哈哈。索性穿上带来的沙滩鞋,这样便不担心登山鞋打湿了—窃喜当初聪明地带来了这么有用的鞋子。

最终还是决定涉水过河。我戴了护膝,阿莲穿上了她老公的足球袜子

看看这个绿头苍蝇

这是让阿莲笑破肚皮的经典造型

伪劣产品,没走多远阿莲的裤裆就露光了,哈哈

第31条河。不知不觉中,突然发现带队的大狗不见了,估计是跟着采蘑菇的山夫的狗狗们走了,只留下小狗狗还跟着我们。小狗狗太小,而天气又太冷,所以它每每遇到不能跳过的河总会在岸边大叫。心想着,如果在这样荒山野岭把它扔在这里,不是被冻死就是饿死。于是,我每过一条小河都抱着它过河。直到第31条河时,我们又遇见从山上返回的农夫,带着我们的大狗狗。大狗见我们很亲切,不过亲切归亲切,它还是跟着农夫下山去了。

遇上大狗狗了,可是他还是跟着其他狗们下山去了

点心踩在河里,小狗也跟着我们过河

寒烟挺着个大肚子爬山,还抱着只狗狗过河

其实狗狗好臭,臭得不行了

在讨论哪块石头最容易过

第52条河。寒烟无意中发现路边长的羊肚菌。后来查到这种菌是中国四大名菌之一,晒干了能卖到400元一斤呢!

羊肚菌

第54条河。突然发现我的登山鞋不见了。原先我为了每次过河抱着狗狗,所以面包帮我提着鞋子,而现在鞋子不见了。面包内疚得赶紧往回走。后来得知是拍羊肚菌时,无意中放在路上了。

休息一下

累得只能发呆了

陪我们的小狗,一路上又冻又饿,几次见他在河边捡死鱼来充饥

看这猥琐的样子!

当我们每个人都累得瘫到地上的时候,大兵居然还神气活现的在我们面前爬树玩~!

第68条河。总算遇到了人类—一位山里的村妇。她是往山下来寻找她家的牛的。当她望见一路跟着我们的小狗狗时,立刻认出来说,这是她前几天送到山下的小狗,怎么会跟着上山了?

望着狗狗跟她的亲热,我们才明白小狗狗历尽艰辛跟着我们走,原来是想回家,立刻对狗狗崇敬起来。

遇到这个屋子的时候,我们兴奋极了!不过走近才知道是个空屋

虽然是空屋,也是规划得很整齐。半山腰的桃花开得正艳。后来面包回上海后还念念不忘这个屋子,说要买下来

第75条河。狗狗和村妇继续跟我们走。而走到第75条河的时候,狗狗到家了,我望见它在路口上犹豫了好久,一面是它主人的家的方向,一面是我走的方向。我没有叫它,但是我的眼睛一直望着它,直到一个转弯,我再也没有见到它跟来,心里,失落落的。

路上突然冒出来几株白色的花

经过这一天的山路,看见我的腰了吧,哈哈!

第76条河。前面的三位帅哥居然捉到一条冻得半死的蛇,黑色的底,暗绿色的花纹,大概不到半米的长度。听说这是条毒蛇呢!不过还是把它给放生了,吓得我之后的路途中不敢走在队伍的后面,还不是张望着草丛里是不是有不寻常的动静。

农妇说路过她家之后,还有四五条河就到了。四五条河嘛,我们估计着也就很快的路程嘛,而事实上,从下铁场坝开始,每一条河之间的路程估计就有两公里左右。

天快黑了,点心和许兵调高步伐节奏,很快就把我们甩到后面了,我,阿莲和面包,就在后面走。

其实那时候,又冷,又累,又饿,还怕—怕天黑了。

就在我们觉得自己累得不知道能够支持多久,还能走几步的时候,路边一块石头上整齐地放着三块大白兔奶糖!那是点心他们留下的,一眼就能明白!

天哪,这就是点心他们放在路中间的大白兔!我们自己的包里除了一包因天气热,化了又结成块,结了又化的巧克力(后来给狗狗了),啥都没有啊!望见大白兔就像望见了天堂!

望见大白兔时,我们已经完全没力气了--这就叫作狼狈

我们激动得要死,仿佛见到了他们就在不远的前面。于是,吞下大白兔之后,我们也有了希望,有了力气,继续往前走。面包一路上都在找着各种话题陪我们说话,而我和阿莲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只觉得他罗索。后来才明白,他这是在鼓励我们不要放弃。

天渐渐黑了。我们终于见到了人烟,还狠狠欢呼了一下子。虽然失去了点心和许兵的行踪,但是我们知道,只要找到村长家,就一定能找到他们。铁场坝海拔1500米,若大的山里只住了32户人家。原本铁场坝是一个林场,里面最多时住了有一千多户。后来退耕还林大多数人迁到了山下。

天黑之前望见一处人家,有油菜花,还听见了狗叫!我们又欢呼了,因为这表明离村子不远了

然后就望见点心坐在路边。他说许兵去找村长的家了。说话间,许兵来了,带来了救星般的村长。其实从路边到村长家也就五百米左右,而最后这五百米,我们就简直是爬过去的一样,点心的膝盖不能弯了,就直挺挺地挪着步子过去的。

离村长家还有几十米,我却走得像马拉松一下遥远

虽然很累,但我们还是对路边这个小建筑起了浓厚的兴趣,点心让我们猜是做什么的。大家都猜是厕所

其实就是个电话亭,呵呵。山里用的是卫星电话,信号不好,所以电话很多是放在屋外

村子里没有通电,每四户人家共用一个水力发电机,白天蓄上水,晚上发电,可以供两个小时的照明。而不巧的是,村长家这天刚好发电机坏了。

天完全黑了,这时候是晚上七点半。我们走了十个小时,趟过的河是整整89条!我们完全改写了当地的县志,哈哈。

我们五个人一下子挤到这个很空荡荡的主人的屋子里,围着火堆就开始烤火脱袜子。而村长此时根本不知道我们是谁,也不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却很放心地让我们在家里放肆地说笑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我找北斗,让乡上的干部给村长打个电话说明我们的来意。

围着火堆,我们一直聊天半夜,不仅是对原始森林的兴奋,还有一种对40公里山路征服的满足。

村长家其实也是非常简陋。据说这个还不是正式的村长,只是临时工性质的,一年的收入1000元。只要有领导来村子里视查了,他就只管带个路。好在这个村子里两三年才有一次领导视查。

享受高山上夜晚的烤火

[下一篇:放逐在铁场坝]

 

首页

寒烟笔记:《为了原始的梦》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