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甘肃两当、放逐在铁陕西略阳家访笔记

为了原始的梦:狼狈地撤离

5月5日

寒烟有点头晕,晚上没喝酒,所以当夜里有老鼠在床前窜来窜去的时候就不时学猫叫吓吓他们!不过估计这些老鼠听不懂普通话,反正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外来人。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了,阿莲一声大叫“老鼠!”,把寒烟吓醒了,那时候好像是早上五点多。阿莲说一只很肥的老鼠就在寒烟的头边上,据说盯着寒烟沉思良久。于是,寒烟很配合地大叫一声,就起床了。

不知道是不是阿莲他们昨天请村长家不要做米饭了,所以今天早上吃的是玉米糊糊。点心说,吃这种糊糊最高的境界,是吃完了之后碗还是干干净净的!我始终还是没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炒的香菇和野水芹菜很香。

阿莲,连人家的锅巴都啃完了…

阿莲,连人家的锅巴都没放过!

临走时,我们把身上能留下的东西都留下了,包括点心带的很多的药品,还有我的那个手动发电的环保手电筒。我想着,这个东西对于他们的用处比对于我还要大。我们还在枕头下面偷偷塞了200元,点心把村长骗到一处,悄悄告诉了他,并且谢谢他。

告别村长的时候是早上八点,我们想着,下山应该比上山更快,估计能在下午四点左右能到仙台坝。顶多在任家院呆一个多小时,我们还能趁着天黑前回到略阳呢!我们现在最想的就是洗个澡。

不过,好像我出问题了。

开始是脚很痛,没办法弯曲,所以走着用脚走路,上坡还能坚持,下坡简直不行!噢,不,我忘了是上坡还是下坡了,因为当时我也头晕得相当厉害。据他们说,也就五六公里的路程,我走了有两个多小时。

我差不多没什么记忆了,对于当时发生的很多事,只觉得头晕还有点恶心。后来据猜测是吃错什么东西,大伙儿强烈谴责我吃了路边一种红色的果子,虽然那是我小时候常吃的一种野果。

只知道走了很久很久,望见大兵和点心在那个无人居住的屋子边等我,边上还有一个放牛的年轻人。原来他们是想把我卖掉!!!!他们要找这个放牛人找个摩托车把我送到山下,这样,我就不会拖慢团队的速度了。

阿莲急着想把我脱手,跟我说,就算两百块也要卖掉!好在点心谈好了价格,二十元,成交!(心想着,寒烟就只值二十块。。。。。。)

阿莲和大兵先走,因为阿莲走得也慢,她说这样先走可以提高整体速度,而点心和面包留下来陪我,等那个放牛人回家找车子,还要再去借点汽油。山上的风还是有点冷,我们就瞎聊,聊了什么我全忘了,只觉得不一会儿就有车子来接我了。

见着草地我就想打滚

点心和面包陪我等放牛人,大兵哥哥给我拍了最后一张照片,就抢了我的相机走了

接下来,都是大兵在路上拍的片断了

点心像木乃伊一样,直愣着走路

把我送上车子,他们也开始了他们的行程。

一直坐习惯点心的车子了,坐在这个陌生人的车子上,说实话,有点怕,特别是车子在河里巨大的石头上横冲直撞的时候,那个心悬的哪!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条河,反正我是没有时间的概念了,年轻人说,他要沿另一条小路回家去了,于是我们就此告别。

在告别的地方,我居然从口袋里寻到大白兔!哈哈,我就放了一颗在路边—这是我们的记号,我想他们一定能见。

头晕晕的,我的行动的速度特别慢。我也知道自己走不了多远,于是,我便干脆慢慢地走。

走到一些河边,望见没有可踏过去的石头,想着阿莲肯定不愿意湿脚,于是就抱起一块又一块石头往河里填。填了大概三四条河,实在没力气了。于是,就自己探着路,找到合适的,就在山上找一些草铺成线,指引着他们走我指定的路线。

好像自己走了五条条河吧,看到路边有花,就编着花环想送给阿莲。

反正,就是行动很慢,头很晕,没有时间概念。周围,空荡荡的,也没想着害怕什么的。就这模糊着。

路上有从山下往山上走的人,他们一见我就说,你们是前天从仙台坝来的吧?

我说,是啊。你们怎么知道?

他们说,山下都知道了,有几个外地人进铁场坝了,而且乡长还准备了酒席等我们回去呢!

晕。

正在路上晃头晃脑地走着呢,后面突然来了点心。他直愣着两条腿在水里趟着,他说反正已经湿了,要赶到山下去找车子来接我们。

本想赶上他的脚步,可惜身体实在不争气。于是让点心先走。

没几分钟,点心回来了,塞给我一种白色的药片,说是治头晕的。

我也不管什么,就着河水吃了一片。不过吃下去一点用处都没,该晕的还是晕。后来点心说,见到我的时候脸色白得吓人。

吓人是什么样子,我自己也不记得。反正我又被一个人抛弃在荒山野地里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见山谷里阿莲爽朗的笑声!她的笑声一直都记得!

我欢呼了!狂喊阿莲的名字。

终于,他们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他们说,现在是下午一点多了。原来,我跟大家分别了两个多小时!而我却好像只经过了半个小时。

他们终于望见我了!

看这恩爱的!我喂,我喂,我喂喂喂

我们四个人就慢慢地往前走,走的时候还问他们,有没有见我留下的糖,花环,草叶指示。结果他们只望见大白兔还有花环。当然,我放的石头肯定也没见到!

不记得了,真不记得走了多久,我突然一阵头晕坐在地上,吓坏了面包,赶紧给我揉脑袋。

面包为了照顾我,把包全扔给阿莲了

等大兵见到我们的时候,我跟阿莲已经在村长家门口休息了

又走了一会儿,好像是见到有摩托车在河对面来接我们了,那是点心在任家院找来的车子。

远远地,面包说那是点心骑的车子。

而我,走近了大概只离了五六米,也觉得眼前是模糊的,一点都认不出人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不记得为什么了,我当时没有上摩托车,而是和面包两个人走了另一条罕有人走的山路。还是山路,很窄的路,走了大概半个小时。

任家院的村长赶上来,说带我先走。路上还接了阿莲,把我们两个女生先接到任家院的家中。

我们坐下来,赶紧让他去接点心,因为知道点心伤得比我们厉害。此时,我才恍惚有一点意识。

下午四点多,我们终于到了任家院。休息了大概十几分钟,大家陆续来了。任家院有几个学生,我们需要家访。于是村长就带着我们去。我,阿莲,面包。村长极立要我们去一些不在名单之列的学生家,很显然他猜到我们来的目的了,并且还要我们把他家两个孩子调查一下。我们望着他那个显得很富贵的屋子,只说学校没有提供名单,拒绝了。

到的几个学生家并不是很需要帮助,只有一个小非的家庭看着很艰苦。

从任家院去仙台坝的路上,还有两个学生,于是点心他们先行一步,我与北斗的哥哥取得联系之后请他找车子在任家院接我们,而我和村长、阿莲先去完成最后两家学生。

可能是村长觉得没啥希望了,所以最后一个学生家也没陪我们去。我和阿莲在山上还差点迷了路。好在找到了学生家,探望了学生的奶奶。

没啥意外,我们走了一段正在修的山路,仙台坝的来人已经在等我们了。

到达仙台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点心提醒我们赶紧收拾所有的东西,走人。我们明白,因为留下来就免不了要接受乡长他们的宴请。

像是逃跑一样,我们揣了几个北斗嫂子给做的花卷还有苹果,就立马上车要走。来了一个人,好像是乡长,非留我们吃晚饭,点心给正义凛然地拒绝了,说我们要赶今天晚上略阳的火车回上海。

七点半,我们从仙台坝出发。天色黑了,大家急着走也没有加衣服,个个冻得厉害。但是为了赶时间我们只能在这样没有灯光的山路上赶着走。

开始有了小雨,我们还能坚持,但是雨越下越大,实在坚持不住了,我们停下车来加雨披。而此时我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战斗了!

点心的雨披很大,他说可以挤四个人呢!于是,挤在他后面的雨披里,头脑又一热,迷糊着又到了略阳。到略阳时,九点多。

北斗给我们订了酒店。当时特别说,一定要有电梯的,因为再爬任何一级台阶都会要我们的命!

放下所有东西。阿莲先洗澡。为了节省时间早点出去吃晚饭,阿莲还没洗完我就挤进去。谁知道这里的热水器都是电动的,洗完加热要好久,于是我光着洗了一半的身子在洗手间呆了大概二十分钟。。。。。冻的啊!

好不容易洗完了,我们一起去河边吃晚饭。面包特意去买了好多二锅头。大家就在嘉陵江边畅饮!不过席间我突然恶心得厉害,害得大家为我担心了一阵子。

回到酒店,面包用二锅头点起火烤我的脚,烤得一阵阵毛被烧焦的味道。脚没什么好转,却变得光滑了......

[下一篇:黑河坝的笑声]

 

首页

寒烟笔记:《为了原始的梦》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