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骡铃
2010年四川盐源家访笔记

10月20日:五个孤儿

昨天夜里,隔壁的猪真的说梦话了!半夜公鸡叫,看了下手机,03:33分,继续埋头。一夜其实没睡好,只觉得胸口非常闷,知道这是高原反应。家顺怕我冷,特意在床下放了一盆木炭,所以倒没着凉。

06:45起床。这对于西部山区来说,相当于上海的五点多,天才一点点亮。我穿好衣服,背了个相机跑出去了。村子里还没什么人,花上也沾着露水。走着,慢慢地走,沿着一条路一直走到山脚下的森林边。想往上爬,只想着要省点力气今天要家访,所以就没敢再往前走。

无意中,发现手机居然响了!收到了两条短信,才欣喜,原来石子路的某一小段有一点微弱的信号!昨天晚上的短信到现在才发出去,真是的,在这里遇到信号比遇见帅哥还难!

村子里的路还是很泥泞,全是牛羊和人走过的足迹。路的尽头是一小块空地,每天早上村里所有的牛都会在这里集中,然后每天由一家派一个人,统一去放这些牛牛们吃草,这样很有效率地提高了生产力

墙头草

天边才微微一点泛红

从小水库往村子里看,前面有炊烟的就是整个村子了。眼前的石头路就是家顺帮着修建的。

才七点钟,孩子们就结伴往学校赶了。他们要走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学校

一只晨练的鸡!

鲜艳的颜色

家顺做的早饭,土豆炒辣肉,西红柿炒鸡蛋,水煮白菜。全都是绿色的啊!

家顺家的客厅。虽然简陋却很整齐

小小四合院。家顺说是按黄金比例来建造的!

小东的奶奶,五年没见,精神还依旧很好。离开盐源时,她特意送了我一包瓜子和一双鞋垫

那个让村子里鸡犬不宁的美女

一坨,不,是两坨非常新鲜的牛糞!我跟家顺说,小时候我奶奶会捡村子里的牛糞,然后用力甩在墙上变成一个饼,晒干了是最好的燃料

知道什么叫蓝天了吧?!这是村子的一角。哪天有钱了一定把这张照片洗出来放大,做家里的装饰画!

这是家顺修的路

这是其他村子修的路。看出差别来了吧?雨都停了两天了,这路上还到处是积水,摩托车经过时特别危险

一望无际的玉米地。那个天叫个蓝啊!害得我一路上都在傻叫“太美啦!”

我今天的司机,蒙古族的家顺,虽然他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成吉司汗的子孙

吃完早饭,家顺找了辆摩托车,一路带我去古柏小学。先前在上海就联系了学校的喻校长,虽然从没见过面,但这几年一直都很认真的帮助我们管理学生捐款。后来听说喻校长有很多机会去县城教书,只是他舍不得学生,留下了,学生们很是崇敬他。

古柏小学总共14个班,八百多名学生。因为离县城不是很远,又不在高山,所以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老师们都留不住,新老师也不愿意来。现在总共有11个公办老师,16个代课老师。校长说,政府给补贴的费用,连代课老师的工资都不够发,所以没有图书室,也没有人员来负责图书。我望见校长办公室里一堆普九发的大概一千册书,包装还是完整的放在角落里。

孩子们跟其他学校一样,每天早上9:40上课,下秊 3:30放学,而中午的时候孩子们基本上都不吃饭。

古柏小学,跟五年前一模一样的蓝天

喻校长让每个学生都签字收款

喻校长今天给我们安排了几个孤儿家访,特意还找了一辆面包车随我们走,为的就是让我这残疾人少走些路。与五年前一样,老师带了第一个要走坊的孩子随我们一起出发,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孩子家离学校开车大概二十分钟。

不幸的是,车子绕过稍微平坦一些的村路,转向一段泥泞的山路时,遇到积了水的路段。学生说,能冲过去。结果车子行到最深的位置,便熄火了,进不得,退不得。老师立马指示小女孩去叫村子里的人来帮忙。

阳光很烈,车子在水里泡得越久则将来能发动的机会越少。家顺第一个跳下车,到岸边脱了鞋袜就往水里涉,赶紧推车。而我则连鞋都没脱就直接跳进水里。水很冷,漫过膝盖,好在我带了护膝。正好一个十几岁的男生路过,我便向他招呼帮我们。于是,三个人在水里推,喻校长开着车掌握方向,经过大概二十分钟的努力,终于把车子推出了水塘,而此时赶来的村民也到了,集体把车子推到高一些,能晒到太阳的地方。车子可能还是泡太久了,怎么也发动不了。

家顺第一个跳进水里

我也跳进水里,车子正往上退

车子是被这样推上岸滴

简单地把鞋子和袜子脱了拧了水,再简单地晒了晒袜子,便又上路了

第一个孩子小各,今年读四年级,原先一家人住在泸沽湖附近的山上,2006年才搬到相对平坦一些的双河乡,父亲右手没有了,所以失去了部分劳动能力,母亲经常头痛。好在孩子成绩相当的好,喻老师一直在夸她。

好在天气真的很好,离开小各家,喻校长特意又打电话请朋友开车来接我们到学校。在古柏小学,我吃到了最满意的学校的宴请:一碗泡面!比起因为民族习俗而杀鸡杀猪,这样简单的午餐真的很珍贵!然后我就坐在学校门口的路边上,解开湿漉漉的护膝,开始晒腿。喻校长还在路边的一个苹果园里给我讨了几个苹果,于是我边晒腿边啃苹果,好舒服,呵呵。

还没有晒干,我们又要上路了,冰冷的脚埋在又冷又湿的鞋子里,很笨重,虽然走了好几个学生家,以为运动了,就会热了,可在强烈的阳光下,身体还是冷。

这些孩子们之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小英家。这是一个读五年级的小女孩儿,刚一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离家出走,现在跟六十多岁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走进又黑又暗的屋子里,看到她的床上垫得很薄,便问,冷吗?她说,冷。屋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女孩子的衣服。

孩子说今年夏天她去摘花椒挣钱,摘一斤可以挣1.5元,一天能挣十几块呢!可以补贴一些家用,爷爷奶奶则养一些土鸡换些钱,供她读书。十岁的孩子,要摘花椒挣钱哪!不了解的人真的不知道,花椒树上长满了小刺,即使是成年人,摘一天也是伤痕累累的,更何况十岁女孩子的手!

我问她,你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她一下子哭了“我一个人!”。孩子哭得很厉害,孤单地哭着,哭得我非常难受。

路上,村民赶着牛车在泥路上走

看到彩虹已是不易,而我看到了双彩虹!看见了没?

走到最后一个学生家时,天空开始下雨了,而且越下越大,而后又霎时停止了。我见到了从未见过的双彩虹!喻老师特意打电话安排我们在最后一个孩子的亲威家吃饭。还好,吃的只是家常的腊肉和青菜,不算违反我们的原则。老师还热情地邀请我回学校继续吃晚饭,而此时的我已经冻得膝盖很疼了,身体还在发抖--我可不能再在外面逗留了,我只想回家泡个脚,换身干的衣服!

于是,天空还有一点一点亮的时候,家顺和我回到学校取摩托车往回赶。半路正好路过家顺的小姨家,家顺就逼着我进去烤了火,脱了湿袜子和鞋装在袋子里带回,换了小姨一双干的鞋子。我可以光着脚穿的单鞋啊!不过总比湿的好啦。

离开小姨家的时候,身上总算感觉到一点点热气了,而天空已经全黑了。于是,小心地骑在又烂又弯的山路上。

很黑,月亮刚从山那边升起来,整个路上除了风吹玉米叶的声音便是虫子的鸣叫,安静极了!当然,坐在车后的我更怕身后飘来点什么可怕的白色的东西。

于是,我们两个便在深夜里放开喉咙狂飙歌曲,什么歌都唱,一两句就行,不仅可以驱赶寒冷,还能壮胆!

唱着唱着,就回到村子了。第二天发现,我的小肥手上已经长了冻疮......没出息!

玉米地上空刚刚升起的月亮

[下一篇:10月21日:水车洛]

   

10月18日:出发
10月19日:又见蓝天
10月20日:五个孤儿
10月21日:水车洛
10月22日:骑行在三千米
10月23日:群山深处
10月24日:天堂里的孩子们
10月25日:告别天堂
10月26日:泸沽湖边长大的孩子
10月27日:告别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