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骡铃
2010年四川盐源家访笔记

10月22日:骑行在三千米

住在县城的旅馆,三十元一天很干净整齐,就是在底楼有点潮湿,夜里很冷,用了一片暖宝宝总算是暖和了一些。早晨起来时发现脚踝周围多了几粒黄豆大小的豆豆,奇痒,胖手上也被冻出了红疙瘩。

七点,天空微微有些蓝,我们出发了,沃底小学的严校长开了一个小货车,是陪他在县城里一个小店中买了学校宿舍需要的镜子。我则偷空在超市买了好多好多的糖果,反正有车子帮着扛嘛!然后又绕到县城中心街,按老师的指点买了羽毛球拍和篮球,想送给山里的两个学校。本来是想买乒乓球的,便于携带,可校长说山里学校没有球台,根本用不上---这方面还是得要听老师们的建议,他们才是专家!

一个小车子,严校长开车,甘校长坐前排,而后排则坐了四个人,我这一路五个多小时只能把半个屁股坐在后排椅子上,然后不停地左换又换。车子从早上九点正式从镇上出发,一直到下午1:30才到沃底乡。那些路啊,这样形容吧,如果出发前在车里放一盆水和一盆面,到了学校绝对成麻花了!

严老师正在把一块块镜子往车上搬。很担心路上会不会被颠碎

关顶梁子山顶小店。途经的一个海拔很高的山上的小店。在上面走路会喘

从山顶往下望去,只觉得周围全部是山,我根本看不出区别

看见前面那辆车边上,从山顶滑下来的石头了没?那是经过十几天的雨水造成的,右侧就是一千多米的悬崖。四天后,也是在这里,一辆车坏了,让我们堵了四个小时,没有车敢前去帮忙,因为很险

找了好久才找到学校的牌子

沃底学校校园。整个乡上最美的建筑

沃底乡是在一个山的半山腰,平地很少。下面两张照片就是沃底乡的行政中心,而且还是另外四个乡共有的行政中心。看出来了吧?马比人多!

一组马儿的照片。不要歧视我啊,在我眼里马和骡子没任何区别,就像所有的汽车在我眼里都是四个轮子的,也没区别一样!

马屁股

盐源县城是海拔两千四百米左右,沃底乡是接近两千米,正值中午,所以觉得天气很热。到了沃底乡,一个非常小的小村子,马比人还多,看着更像一个异域边垂小镇,而不像西昌的一个小县城。从县城到沃底每天有两次班车,单程要五个小时,五十元的车费。从乡上要是到各个村子,则只能骑马和骡子,摩托车是无法前行的,因为几乎所有的山路都超过75度,人走了都很辛苦。

瓜别地区因为多高山,还有很多四千多米的高山呢!所以交通极为不便。这里的学校便独立实行这个地区特殊的上课制度:连续上十天的课,然后再休息四天。孩子们可以趁着四天的时间回一次家,最远的孩子要走五六个小时才能到家。学生每天上四节课,从早上10点至下午4点,与其他地方一样中午不吃午饭。老师说这里的学生是彝族与蒙古族居多,也有少数藏族,而汉族在这里属于少数民族了!

简单吃了午饭,我们便急着要动身去甲拉小学,听说骑马要三个小时,而对于我这种从没骑过马的美女来说,更不知道猴年马月呢,虽然我骗他们说我骑过马。严校长出去帮我找马了,不过很快就回来说,乡上的人见我是外地人,都统一抬了价,原本租一天的马一匹一百元,现在虽然只有半天,他们也统一要价两百元。而且他们说今天去了回不来,第二天的误工的钱也要我来付。

要是这样,我跟家顺一天就得要好几百元啦!我们这一路得要四天,那可得要一千多!我的天,他们真把我当有钱大老板了......我在一边表面上不着急,一边跟家顺开玩笑说,要真谈不了价我就不去了,要知道我身上就只有几百块钱啦。老师们也在帮我们着急。

好在,过一近一个小时,老师们终于想办法帮我们找到了马,一百元一天。听了这个消息还是很开心,因为我就要过四天与世隔绝的生活了,那四天里不会有手机信号,不会有电,不会有现代化的东西。

出发前,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能够骑马,包括陪了我很多天的家顺,而当我看到那匹黑色的很帅气的马儿牵出来的时候,兴奋还是大于紧张。引路的村民自己还骑一匹马路我们一起走,这就意味着一路上我得要自己控制马儿。我只能小心地靠近马儿,再小心地扶摸它的毛发,小心地培养感情。

好家伙,在许多村民的嬉笑声中,我们终于出发了,而出发前根本没有想像中那么一小段平路让我适应一下,立马就开始上山。后来才知道,出发时先开始联系上山是正确的,因为下山的难度要翻倍!

村民们让我站在离地面大概半米高的台阶上,然后跨骑在马上,因为凭我的力量根本不能把我的体重放在马身上...右手紧握着马的缰绳,左手则狠狠地抓住露在毛毯之外一点点的木质马鞍,然后双腿夹紧。跟草原上的马儿不一样,这里的马儿都没有马蹬,所以双脚是悬空的。马脖子上挂了一个很大的铜铃,脖子周围还有两串小铃铛,所以走起路来,大铃小铃一起响,很是好听。

当然,我是没有心思听那些美妙的声音的,因为我紧张还来不及呢!马儿每扭一下,我就得配合着扭一下腰,眼睛还不敢往四周看,特别是往远处看,一看就头晕,所以我只能盯着马头。

翻过一座山头,就是下山的路了。村民告诉我说,夹紧,身体后倾。而我随时得戴好帽子,以防止路边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刺灌木扎着脸。

这样走啊,走啊,我就只顾着紧张了,完全没有欣赏到周围是啥景色,反正是走了三个多小时,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到了学校。可惜的是,这里的学校这几天不上课,所以老师和学生都不在校内。托村民给吼了吼,村小唯一的一个代课老师,马老师赶到了学校。

我们拿出严校长手写的介绍信,马老师看了又看,确定我们不是骗子,就领我们看了看这个就在半山腰的学校。那时候在想,万一学生们在学校里面玩篮球,不小心落到学校外面,估计要跑一两天才能到山脚下找到吧!

天黑了,我们住在马老师家,这是一家标准的彝族家庭,不过可能是因为读过书,所以他有另一个屋子有床---这可是汉族才有的家俱!马老师介绍说,他高中毕业后到沈阳打工过几年,现在回来了,在家教书,父亲还常去海拔四千多米的山上放牦牛。他们家有五十头牦牛,折合下来大概十万多元,这在山里算是富人了!聊天时,老师说他将来想竞选甲拉村的村干部。

晚上和家顺商量,原计划是在甲拉呆两天,但这里的孩子没有上学,所以我们临时改变计划,准备明天下午就赶去书拉小学,希望那里的学生在读书。不过谁也不知道,因为这里没有任何手机信号,而且也没有电,村子里完全靠木柴和松明来照明。

一个完全宁静的,与世隔绝的村子。邓校长当时介绍说,这个村子一天只能晒到三个小时的太阳。

两个坏消息:

1. 屁股颠坏了,晚上不能躺在床上睡,只能侧着
2. 相机坏了,进了灰尘,镜头连接有问题,所以M档完全没办法对焦,而且一拍就出错

这是我的坐骑---帅吧?!

这叫作“套近乎”

给我们引路的村民。马背上带着的就是我的登山包,还有给学校的球。一路上太紧张了,这是出发前拍的唯一一张,所以整个路上基本上就没有拍照了。

这是陪我三个小时的帅马

这是中心校的严校长给两个村小的老师写的介绍信

甲拉小学

空荡荡的教室

学校上课的铃铛

学校就在半山腰,那个白色的房子。要是篮球真跑出来校园,得要追好几个小时到山底

站在马老师家的门口,望见远处白色的很高的山,那就是放牦牛的地方。据说那里的山顶上产一种野生的紫贝母,很贵。这里的民族与汉族不一样,他们的房子不会坐背朝南,这个村子的屋子都建在山阴处,所以一天只能被太阳晒到三个小时

[下一篇:10月23日:群山深处]

   

10月18日:出发
10月19日:又见蓝天
10月20日:五个孤儿
10月21日:水车洛
10月22日:骑行在三千米
10月23日:群山深处
10月24日:天堂里的孩子们
10月25日:告别天堂
10月26日:泸沽湖边长大的孩子
10月27日:告别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