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骡铃
2010年四川盐源家访笔记

10月24日:天堂里的孩子们

书拉小学,是曲米村和巴拉喜村两个村合办的一个村小,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滑石板,是这个地区最高最险的地方。这三个地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概念,但在地理上来说,呈三角形,而学校就在这三角形的中间。

使惯了相机,这次出发前特意跟小P孩儿借了摄像机,为的是用另一种更生动的方式来记录山区真实的生活。于是,早晨6:45就起床,因为听说孩子们通常七点就起床了。我要记录下他们读书的一天。

脖子上挂着照相机,手上套着摄像机,我全副武装地来到了鲁校长的大儿子家,也就是隔壁人家。孩子们早就起床了,开始在屋子里升火烧水。他们烧完水后才开始洗脸,读书,吃早饭,还要玩耍一翻。孩子们对我的武器很有兴趣,也很配合,虽然更多的时候他们听不懂我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他们要表达什么。

七点多,天亮了,天边闪着红色的朝霞

妹妹给鸡们喂早饭

看见那个南瓜了吗?当地人是不吃南瓜的,只把里面的瓜子抠出来吃,而瓜肉则是喂猪的---猪吃得比我还好!

我的早饭,鲁老师家特意给我做的腊肉和米饭。大米对他们来说很珍贵,因为必须要从外面用马驮回来

这一家还保留着许多彝族的风俗,比如在吃饭时,女人和孩子是在角落里吃饭,而男人则陪着客人一起吃

8:50,我们从鲁老师家出发到学校。孩子们开心地背着我带来的篮球和羽毛球走在前面,鲁老师骑一匹马,而家顺则牵着我骑的一匹。对了,纠正一下,今天骑的两匹其实都是骡子。因为我对这两种动物完全区分不开的。好吧,现在开始转称它们为骡子吧!

哥哥开心地一路背着礼物。山下那一片白房子就是学校了

从鲁老师家到学校,骑马大概45分钟。鲁老师有一个小孙子今年四岁。因为不够读书年纪,而在家里又没人照顾,所以小孩子也跟哥哥姐姐们一起走路到学校旁听。本来鲁校长是为了我和家顺这两个没走习惯山路的人准备的骡子,不过校长年纪大了,家顺还是把骡子让给校长来骑,自己则又走了一整天!我这残疾人自然是骑了一整天。罪过哪!昨天大腿内侧被马鞍磨得发红的地方,今天还是很痛,不过总算有些进步,因为我敢在平地上骑骡子的时候往远处看了!只是还不敢往山下看,头会晕的。下坡的时候只能盯着骡子头上的耳朵。

孩子们早早到学校了,我们是8:45到了学校。家顺把篮球和羽毛球拿出来给孩子们玩,学校没有这些体育器材,学生们平时只能从家里带来绳子跳绳。老师也开心地抱着篮球要玩,只是拿到手上才发现气不足......是我的错,买的时候没有检查。学校有两个篮球架,上面的铁圈早没了,而且整个架子也快摇摇欲坠了,看样子很多年没有用过。

家顺便拿了羽毛球给孩子们玩。但孩子们不会,又不敢碰。家顺便和老师们开始演示。孩子们围在周围,小脑袋随着球的方向一转一转地,然后就开心地笑。

一会儿,上课了,我拿着摄像机到教室里面拍老师上课的情景。老师们都是用四川话来教书的,除了鲁老师是正式编制,其他三个老师都是代课老师,所以教学水平自然不是很高,学生们也是半知半解。

但是,很奇怪:所有盐源人都说,瓜别地区是全县最老火(穷)的地方,但是这也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据说出了很多的政府官员、大学老师,好像还有一个在中央来着。我不知道这些教室里的孩子们,将来会不会有一两个也能走出大山变成人才,再回来建设他们的家乡。

学校,一到三年级总共五十多个学生

教师办公室。两个桌子坐四个老师

老师在教拼音

孩子们上课就是玩,现在则好奇地望着我手上的武器

没几个安心读书的

为了能够多走一些学生家,鲁老师让其他老师代他的课,自己则陪我们去家访。除了一个孩子家骑马来回要六个小时,太远,其他三个孩子家都必须要在今天走完。而且我心里的目标,是在下午三点半学生放学前赶回学校,因为我很想再和他们一起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

现在的目标,就是滑石板了,那个很险很高的地方。我特意背了很多的水在身上,为了给家顺补水。而校长趁我们不注意,帮我们买了三包方便面塞在包里,是今天的午饭。虽然方便面在我们看来简直就是垃圾食品,但是在这样的大山深处,方便面是要用马驮进来的,所以就特别珍贵。而只有我这样的外来人才能享受这样的珍贵。老师们说,他们这个山区从来没有外人来过,我是第一个(总算当了一回真正的大猩猩了)。

这是半路上。想像一样啊拍这张照片时我是如何地勇敢!左边就是接近九十度的山坡,滚到山下大概有一千米左右,连树都长歪了!而这一路上,能够走马的路几乎都不足一尺宽。一尺啊!我就算站在路边往下看都能头晕!

很富有诗意的一所房子,在半山腰。后来才知道是我要去的学生家

走进屋子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学生家。这些玉米将是他们一年的粮食

九点多从学校出发去家访,终于在下午四点回到学校。家顺又走了七个小时,而鲁老师也在太阳下晒了七个小时。好在赶回学校的时候,还有一个班的孩子没有放学,因为老师罚他们背完乘法口诀表。听他们用四川话唱出来的口诀我都乐开花了!想要听的朋友们记得年会的时候来看我拍的视频啊!

可怜的老校长,一路晒得他热坏了,也更让我崇敬这位老党员

四位朴实的,让人尊敬的山区老师。我要把这张照片放大很多很多给他们寄回去!

傍晚,我们与孩子们一路小跑回到了家里,吃完晚饭,天渐渐黑了,鲁校长家里装了一个大喇叭,只要一放任何声音,整个山谷都能听见。而他们今天放的居然是彝语的《来生缘》!乖乖,这可是别样的味道啊!大家都来到门前的空地上玩耍,孩子们自娱自乐地逗着小狗。通过交流,知道了鲁校长的两个儿媳都是通过娃娃亲来结婚的,说起这事,两个儿子还有些害羞。

不一会儿,两个年轻人骑马来到鲁老师家,他们都是从甲拉来的,骑了两个小时就是为了到鲁老师家给手机充电。因为鲁老师家是这几个村子里唯一有电的人家。这不仅让家顺想到了电影《手机》里的片断,惹得他哈哈直笑。

大家就这样说笑着,聊着,一直聊到很晚很晚。

我很享受这样山里的夜晚,宁静,安祥,充实。打心底里喜欢这个村子,因为有了鲁校长一家人。一定会再来,我心里给自己许下诺言。

[下一篇:10月25日:告别天堂]

   

10月18日:出发
10月19日:又见蓝天
10月20日:五个孤儿
10月21日:水车洛
10月22日:骑行在三千米
10月23日:群山深处
10月24日:天堂里的孩子们
10月25日:告别天堂
10月26日:泸沽湖边长大的孩子
10月27日:告别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