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人慧心助学组织 2011年安徽寿县家访笔记
 
 

寿县家访杂记(2011)--汉子

2011年清明,我们去寿县助学家访。

寿县,位于安徽省中部、淮河南岸,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属于地级六安市。古称郢、寿春、寿阳、寿州,曾为楚国故都,系豆腐发祥地,是淝水之战的古战场。战国时的楚国、蔡国、西汉淮南国、东汉袁术、南朝宋国都曾在此建都。
汉初先后为外姓王英布和宗室淮南王的王都。淮南王刘安曾在此主持编著了《淮南子》一书,同时与其八位门客在苦求长生不老仙丹的时候发明了豆腐。今炼丹之井不在,豆腐之水尚存,城北大泉、玛瑙泉、珍珠泉水相旺盛、千年不涸,附近有“豆腐村”美誉的大泉村村民取其磨制豆腐,已成风俗,延续至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就出自寿地古时豆腐炼制过程中的一段传说。东汉末年,袁术在此称帝。三国曹魏晚期,这里相继发生过两次重大兵变。
东晋时,前秦南征,以寿春的八公山、淝水为战场与东晋军激战,史称淝水之战,是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投鞭断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等典故皆出于此。
隋唐改称寿州。当时兴起的“寿州窑”是中国古代的著名瓷窑,其产品兼具南北风格,颇受朝野青睐。楚相孙叔敖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安丰塘(芍陂)位于城南,该塘使用至今,现为一水库,同时也是一处名胜风景。
宋时所建的城墙保留至今,全长7417米,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七大古城墙之一,并以具备完善的防洪功能而著称。1991年江淮地区特大洪水期间,寿春古城曾收容30万难民,将五六米多高的大水挡于城外。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李鹏前往视察时,所乘坐的直升飞机就降落在城内西街广场(现寿县楚文化博物馆广场)上。古城内的报恩寺、清真寺、孔庙均建于唐代,迄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
寿县境内河汊纵横,盛产粮油,主要作物有水稻、小麦、油菜、棉花等。目前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

以上资料摘自《维基百科》。

说了那么多与家访无关的题外话,一是因为寿县真是个值得一看的地方(可惜我们此行过于匆忙,上述所有景点失之交臂);二是因为寒烟对家访作业有字数要求——本文名为杂记,盖源于此。
继续往下,倘若感觉杂陈驳乱,不忍卒读,诸位明鉴,错不在我。
好吧,言归正传。

寒烟带队的智人慧心家访志愿者一行四人,寒烟,阿莲,晓蕾,汉子。
此行要去的刘岗镇位于寿县最南端,与合肥市的长丰县、肥西县、六安市的金安区交界。这里的几所小学(小拐小学,眠虎小学,郑楼小学)几年前就接受了某公益组织的助学资助。现在,我们将从此接手。
手头的受访名单基本都是已经在接受资助的对象。我们此行要针对这些对象几年来的家庭经济变化和智人慧心既定的助学原则,进一步甄别遴选。
同行中的晓蕾是学画的,她说在一张已经画过的画上去繁就简添油加彩,要比在一张白纸上规矩方圆挥毫泼墨困难的多。信者斯言,诚不缪矣!

4月2日晚一行四人抵达合肥,公益组织的二哥和专职志愿者小王已经冒雨等在车站。饕餮了一顿二哥的合肥老母鸡宵夜,第二天一早我们乘中巴去刘岗。志愿者小王此行全程陪同。
因为已经事先得知我们家访的信息,当地小学十分重视,除了原先的组织联络人小拐小学李老师,三所小学的校长也都放弃休息到场。
只是,小拐小学围墙上、教室墙壁上贴的“向志愿者学习致敬”之类的大红纸标语,让人感觉有些不自在。
干练的寒烟将智人慧心一对一助学的原则、流程、要求,以及此行家访的目的、方法作了详尽沟通交流。校长老师们很快调整思路,筛选确定了家访对象和线路——虽然有的还略有疑虑。
午餐后我们分组。李老师陪同寒烟、晓蕾和小王一组,主要家访小拐小学的助学对象;眠虎小学贾校长陪同阿莲和我一组,主要家访眠虎小学的助学对象。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出资分别请李老师和贾校长包了两辆小面包。

以下汉子所叙述的,只是我们这一组的家访简况。

一般而言,这里的经济发展较我们一直以来资助的广西三江、陕西略阳、四川盐源、甘肃两当等地区好一点。

首先这里基本地处平原,土地可耕面积较充裕。农作物主要为麦子、水稻等粮食作物和棉花、油菜等经济作物。不过,贾校长介绍说,因为去年秋后地区干旱厉害,影响今年收成已成定势。

其次这里的人口密度比想象中要低的多,阿莲说村庄与村庄之间的间隔至少要比四川农村宽阔多了。

还有更重要的,这里离大城市不远。到合肥的距离甚至比到县城近一半。正在兴建的合肥新桥国际机场,就建在附近。这不但为当地今后的经济发展带来快速提升的机会,即使在现在也已经为当地人带来新的就业机会。

于是造成家庭贫困的原因只有疾病,以及因疾病而带来的变故。更具体一点,这种变故是指父母有一方不幸病逝。倘若逝去的是母亲,这个家庭也许还能勉强维系;反之,则健在的母亲往往会选择出走,一个家庭就形成了祖孙二代相依为命的困难境况。无法去责备离家的母亲,来自云南、贵州、四川大山里的女人,是由当地在外打工的姨父舅舅之类亲戚顺便带回来的,原本的婚姻基础就不扎实。

现在我们来到今天家访的第一位同学小悦家。11岁的小悦上4年级。

假如不是询问她自己并且得到贾校长的证实,穿着别人送的男孩子外套、剪了一头短发的小悦怎么看都是个男生。

小悦家三口人。爷爷已过世;79岁的奶奶体弱耳背,需人照顾;爸爸有轻微智障,小悦4岁时妈妈离家出走回贵州去了。家有4亩多田,靠父亲干农活勉强维持生计。2间平房是小悦没出生时盖的,已经显露出破旧相。手扶拖拉机1台,14吋旧电视机1台。

小悦学习成绩比较稳定,在班级一直排名前五。墙上挂着几张校三好学生和考试总分前几名的奖状。当我们称赞的时候,腼腆的小悦说其实还有没挂出来的。果然她又随手拿出四张来。

从本质上来说,小悦还算是个比较开朗的女孩。阿莲温情的母性让她一点点解脱拘谨,轻声细语的回应我们的交流。几个细节使我们很有感触:小悦爱美,自己用玻璃瓶插花很漂亮,当阿莲为此称赞她的时候,小姑娘很自然地捧着瓶花说那就送给阿姨吧。作为女孩,小悦其实蛮喜欢留长发的,因为爸爸不会梳理,只能常年留着像男孩一样的短发。我们到她家的时候,爸爸喝喜酒去了,本来要带小悦一起去的,小悦不去要照顾奶奶。我们还注意到,墙上至今挂着用镜框装饰的爸爸妈妈的结婚照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全家福照,小悦说,三四年前,她曾经接到过妈妈打来的一个电话。

二年级的小玲明显比小悦更单纯,更少一些忧虑。这当然是因为她比小悦还小三岁,她的书也念得和小悦一样出色;更因为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挺好,爸爸在外打工,妈妈务农照顾老人照看家庭。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8岁的小玲可以放任玩耍,照看2岁弟弟的任务也是蛮艰巨的呵。

****************

村村通公路还没全部通到每个自然村落,小面的在坑坑洼洼的泥路上跑了半个小时,好在不下雨。

去年已经升到双枣中学的姚姚是个很大方很懂事的小男孩。见到曾经的校长和客人,立即热情招呼端凳让座。

姚姚爸爸在苏州打工,妈妈5年前和爸爸离婚了。家里只有1间破旧的小平房没人住,姚姚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四叔家里。两位老人都60岁了,还能干点农活。姚姚现在上初中需要住校,为了节约费用,就住在离校不远的五叔家。

学习还是挺认真的,成绩也不错,喜欢语文和英语,看见数学有点犯憷。姚姚说今后打算继续上高中、考大学。我们告诉他,无论今后专攻文科还是理科,数学必须好好补上去,他很用心的点头。

从我们进门直到送我们上车,姚姚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这种微笑,是排遣孤独的自然向往,是纯朴内心的无意流露。

******************

有着一对大大眼睛的小伟看上去就是个不安分的调皮小男生,矮矮的个子显得有些营养不良的羸弱。他显然对于拍照比回答我们关于他学习的提问更有兴趣。不知他是否觉得自己成绩有点羞于出口。

小伟家是低保户。爷爷已过世,奶奶因股骨头坏死行走不便需要照顾;妈妈右手二级残疾腿也从小落下残疾,不能干重的农活,一位智障的伯伯也需要爸爸照顾。爸爸因此不能外出打工,农闲时到新建机场打短工维持生计,年毛收入不到1万元。家有4亩多田,种植水稻和棉花,农活也主要靠父亲。

两间房子一间厨房,家里陈设很破旧,1台旧冰箱1台旧电视机据说是外出打工的亲戚寄放他家里的。

我们和一家人交流,朴实的爸爸木讷寡言,问几句答一句,拄着拐杖的奶奶和孱弱的妈妈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邻居说,这是一家不会饿死、但在农村是很穷的那种家庭。

********************

小肖,此行受访对象中让阿莲和我感觉最沉重的一个13岁的小男生,双枣中学念初一。家庭成员4人,爷爷,奶奶,爸爸和小肖。爷爷还能干点农活,奶奶神智有些问题,爸爸在贵州打工偶有收入带回家。七八年前,妈妈与爸爸离婚。爸爸不太顾家。
小肖性格内向,有较强的自卑感,与其他孩子交往很少。他甚至不愿回答我们的问题,不愿面对镜头。

在他对我们的自述中,爸爸在贵州妈妈在合肥打工;爸爸每月会往他卡里打200元钱做生活费。事实情况是,妈妈早就离开了这个家;爸爸很少顾及他和家里,一次过年回家带回两千元钱,结果在牌桌上输个精光。小肖用他善良的幻想,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他脆弱的自尊。假如小肖被列入资助对象,建议捐助人多给孩子写信,多点关怀,多点温暖。这孩子需要进行心理疏导。

********************

跳跳蹦蹦的小雪家其实离小肖家并不远。但两个孩子的境况却不大一样。不一样当然不是因为小肖是男孩小雪是女孩,也不是因为小肖已经上初一了而比他小3岁的小雪才上小学2年级。不一样是因为看上去小雪就感觉性格较为开朗,不像小肖那样自我封闭。事实上,小雪家庭所遭遇的不幸,比之小肖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雪2岁时爸爸外出打工时因车祸不幸死亡;妈妈不久出走;又气又急的奶奶因此病故。现在只有75岁的爷爷和小雪相依为命。家里的二间平房是爸爸在世时建,现已墙体开裂。爷爷种棉花每年有三四千元收入;4位姑姑每年都会少量资助。爷爷担心,自己年龄渐老,体力不支,以后的日子难以为继;毕竟,几位姑姑条件都不是很好,虽偶有接济也很有限。

小雪家离学校较远,村里有专门接送孩子上下学的面的班车,每学期需500元,每天中午在学校吃饭一顿2元钱。这些钱,对爷爷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虽然政府现在每年有500元扶贫补助。这个年龄的小雪,应该还是无忧无虑的岁月。所以拍照的时候,她会很自然地学着阿莲的鬼马动作。

*******************

和小雪同班的小松要比小雪小2岁,学习成绩却比小雪出色。胖乎乎的小脸蛋像熟透的红苹果。

小松周岁的时候,妈妈就因病去世;爷爷79岁了,7年前双眼失明,现在只能干点剥华生等轻松的农活;奶奶腰错位,能照顾自己就不错了。所幸还有爸爸,田里种着麦子棉花,一年毛收入也有1万多;农闲打打短工,挣点现钱。日子过得苦一点,有爸爸撑着,天还塌不下来。

*******************

小伟和小武的爸爸是兄弟俩,他们俩是堂兄弟。小伟上初一,小武小学二年级。爷爷过世了,奶奶身体还不错。爸爸们都外出打工,每月都有2000多元的收入;妈妈们照顾家里。照理,这紧挨着的两家在当地都还算过得去了。

只是,小武的妈妈打工时中指不慎被机器压断。更不幸的是2年前被查出得了肾病,住院治疗自己已花去2~3万元;现在每月药物治疗700多元(医保可以报销一部分)。基本不能干任何重活。小武还有一个同胞哥哥,在同校上三年级。
近几年,小武家也许更需要一些帮助。

对了,我们到访的时候,两家正聚集在一起,两位妈妈正忙着包韭菜饺子。虽然还没开煮,香味已经满屋都是。
转头偷窥,看阿莲是不是在咽口水。

*****************

已近黄昏。我们找到了玩得像小皮猴一样的小安。这是眠虎小学受助对象遴选的最后一家,也是我们今天下午要家访的最后一家。 最后一家不算最困难,也一定是最困难之一。爸爸在小安1岁时病故,从云南过来的妈妈随即离家出走。家中就奶奶和小安姐弟相依为命(爷爷已过世)。主要靠70多岁的奶奶干农活勉强维持。18岁的姐姐因此去年辍学,外出打工学习美容,因为是学徒工,现在除了吃住尚无收入。目光所及,我们能看到的就1台旧电视机,1个旧电饭煲,家里陈设非常破旧。 家离学校有一段路,单程走路需半小时左右。小安每天早上、中午和傍晚1天4次徒步上学放学。小安没觉得这有多苦,他喜欢上学。

外表阳光,性格开朗。调皮的小安书念得真不赖。9岁上三年级的他,成绩稳定在班级前五,自我感觉数学很好,语文也不错,就是英语还不够理想。倘若小安会被资助,建议资助人送一辆自行车,寄一点1.40米左右小男孩穿的衣物。

受访对象的介绍,我们这一组就是这样了。
其余对象家访是以寒烟、晓蕾为主的,且听她们分解。


说点个人感触吧——

一直觉得我们网站做的一对一助学流程有点繁复。有几次听寒烟在给新的志愿者培训,听着听着就感觉有点头大,不知其他人反应怎么样。

这次家访,有机会和其他做法有了比较,才感觉我们的繁复是必须的。规范,制约,可操作性。籍此向繁复的制订者致个敬。

组织资助人到受助地和受助对象集体互动,未尝不是一个值得我们借鉴的好方法。它可以作为我们年会的补充;或者干脆是年会的另一形式。当然,这个工作量有点大;还有,掌握好一个度,过犹不及。

听老师们介绍说,当地在校小学生的数量,大约只占适龄儿童的50%,其中不少是留守孩子;还有一半小朋友都随着打工的父母外出大城市寄读。

现在,三所小学从一到六年级都只招收一个班级,小学生源匮乏的现状已经摆在面前。我们常常在耳边听到的聒噪,说城市老龄化加剧;现在看来,农村也并不令人乐观。一个致命的失误,后辈几代都得为之付出代价。

在此次受访对象中,单亲家庭比例之大令人吃惊,至少要比我们接触到的其他地区更甚。

这或许是由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所决定的。和四川、陕西、广西、甘肃大山深处的人们相比,这里一方面是相对贫困,贫困到讨不到当地老婆却可能花钱买一个更贫困地区的媳妇;一方面毕竟是离大城市很近的平原,交通相对发达,稍有风吹草动,买回来的可以很容易的跑回去。于是就有把媳妇讨进门什么都不让干就搓搓麻将生怕她不高兴就一走了之这样的怪事情发生。
不从根本上缩小贫富差距和地区差距,这种现象会持续相当一段历史时期,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不断制造新的贫困和不安定。

太压抑了,说点轻松的。

如同我们曾经到过的其他地区一样,这里的人们对孩子应该受教育的重视程度还是令人感动的。很多不同程度贫困的家庭,苦苦支撑着不让一个二个孩子辍学,无论男孩还是女孩。

这和教育他们老师的身体力行密不可分。无论是小拐小学的李老师,还是郑楼小学的李校长眠虎小学的贾校长,都是夫妻双双为人师表,令人油然而生敬意。

或许,作为当地出生的知识分子,既要照顾家庭又要成就抱负,这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就说说贾校长吧,此行我们和他接触时间最长——虽然只有一个下午——在家访间隙,走在田间宅前,我们愉快的交谈。
看上去四十出头的贾校长外表更像一个憨厚的农民。他曾经在中学就教,担任小学校长,收入没增多少,责任重得多了。
贾校长对这里的每家每户都很熟稔。每到一家,家长们虽然事先并不知情却不显得吃惊——大概是贾校长经常光顾的原因。
我们开始工作的时候,贾校长会在一旁静静地喝他的水,或是剥着生的花生往嘴里丢,模样随意而自如。只有在我们因故向他询问时,他才会清晰地回答,而且很少带着感情色彩。

质朴的贾校长让我们感知到了他的睿智。

在校长面前,孩子们显得腼腆而依赖。他对受访对象的熟悉程度像对自己的子女。

说到子女,贾校长已经是一位有一双儿女的父亲。让我们吃惊的是,读大三的儿子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已经在医科大学读大五的实习医生。

对我们的称羡,贾校长报以恬淡的微笑,眼角的皱纹却掩饰不住自豪和满足。

当然,也不能忘了一直陪伴我们的那位专职志愿者小王。

尽管他不和我一个组,仍然觉得小王是个挺好沟通的小男生,很容易就融入了我们这个陌生的集体。不管是一起家访一起和小朋友游戏,还是一起腐败一起喝第一次喝的小二。

已经走出大学校门几年的小王仍然保留着的那份执着和单纯。闲聊时他对每一件他感兴趣事物的喋喋不休滔滔不绝,汇总会上他对每一个受助对象的每一次力争,都让人印象深刻。

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天傍晚一回到宿舍,他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家访时的一段视频给我看,晓蕾坐在牛背上下不来的窘态让彼时的小王乐不可支。

不过我还是要说小王是个典型的闷骚男。两个晚上和我同一房间,只要我不开口,他一般不会主动说话。 也是,君子好逑,谁愿意面对一个无趣的小老头饶舌呢?

关于家访,短短两天时间好像没有更多的话题了。

除了就餐。寒烟斥之为那么些年来的最腐败——其实还好啦。

就是每餐必吃的豆腐至今让人念念不忘。寿县是豆腐的故乡,各位以后有机会光临,千万记得一尝。

忽然想起,瞿秋白在就义前的《多余的话》中写过的:“中国豆腐,天下第一。”我读此言,感觉胜过无数豪言壮语,泪为之下。

既然是杂记,其实还该说点什么题外话。
即使是与助学与家访无关的。
比如,我的三位同行美女。

好吧,抖擞一把老精神,继续。

有些疑惑,总觉得寒烟挺享受她那个老大称呼的。当着众人的面,也喜欢“老大老大”的指代自己,矜持得像小陶家(我们第二天最后一位家访对象)刚生完蛋的小母鸡。
就说说她先。

归程。火车站,候车室。
还有时间,我们聊天。
此次家访,我和大家都是第一次同行。
寒烟让我谈谈对她工作思路和方法的意见建议。
歪头想了半天,没有。
除了对个别事情的处理我和她也许会用不同方式,但无所谓对错。

一直挺佩服寒烟对公益助学的激情和执著,对所有志愿者资助人受助对象的热情和宽厚。
这需要气度——世事繁杂,内心深处却向往着快乐,一种简单的,非功利的快乐。
快乐的人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快乐。快乐的关键并不在于是否拥有很多财富。快乐只是一种无法预期的意外收获,它总是不期而遇的。
但保持快乐却是一种成就,一种灵性。努力追寻快乐不是自私的行为,恰恰相反,正是对自己对他人应尽的责任。
所以我们在和他人相处时,所带来的种种美好回忆都是来自於双方和谐的结果;所以快乐的一半功劳应归功於对方。

几个小时前,在逍遥津公园,坐在草地上的寒烟。飞扬的长发,飞舞的手臂,镜头里我打量着这位美女。
很难想象眼前这位一有机会就想尽办法把自己弄得更舒适一点的女孩是个ZN狂高手,她甚至毫无准备地一下子暴走50公里不惜把自己走残了,目的仅仅为了证实自己可怕的意志。
但她仍然是个喜欢把自己丢在闹哄哄的生活琐碎细节里甘之如饴的女人。她的世界有着完全向上的线条,眼神是向上的,笑声是向上的,连快乐也是向上的。
能够在繁忙的事务中偷得几日闲,于寒烟而言实属不易。工作和公益,她的鱼和熊掌。
还有,如果浪漫可以用幻想装饰的话,祈望每次都有等待的激情。

常常,女人快到三十的时候会被年龄弄得心慌意乱,好像列车飞驶眼看到了终点——当然不是生命的终点,而是一个女人好年月的终点。
真要过了三十,才知道那种未雨绸缪的闲愁是奢侈的。
收拾一下,走将出去,比起二十岁的女孩来,另有一种风姿。那风姿背后的年龄,就像酒的年份,很少有人猜得出来。

认识阿莲也该有些年月了,看过她陕西甘肃家访的作业《马莲花开》,印象颇深。

这次同行,算是真正见识了她的言语妖娆,姿态窈窕,气势夭矫,身影杳渺。

所谓“言语妖娆,姿态窈窕”,想来认识熟悉她的人看了都会会心一笑。听她的四川口音普通话挺享受的;一群人走在田野里,忍不住她就突然凹个造型摆个凤姐什么的。

阿莲天生有与人交涉的本领。那天我们不满意某位面的司机的无良行为,她义正词严据理力争口齿伶俐不容置疑牛刀小试故伎重演,终令对方既恨且惭喏喏而退——这就叫“气势夭矫”。

至于“身影杳渺”,是因为我和她一起家访,常常还没踏进受访对象的门就不见了她的身影,直到结束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汇总会上,她会提出从邻居同学处了解到的极富价值的补充意见——阿莲其实蛮具狗仔潜质的。

在我看来,阿莲骨子里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她是三个女孩中最年长的,却也是心理生理年龄最年轻的。
我对阿莲当然远远谈不上了解。但我知道如果一个人完全没有了缺陷和不足,这个人起码就活得并不真实。
阿莲很有意思就在于她有不止一处的缺陷,比如她太浪漫,比如她有时挺人来疯的。所以她活得很丰富也很立体。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所以阿莲是寒烟的好朋友。
我猜的。

喝过酒的晓蕾脸色绯红,楚楚动人。(据说这位东北姑娘是第一次喝小二。)

俏丽而帅气的容貌,每一次都觉得很好看。无论这种好看与谁有关并且与我无关,秀色可餐总是一件令人爽心悦目的事。
喜欢晓蕾随意穿着时尚的衣衫跳跃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让看着的人也感觉青春和阳光。没见过户外的晓蕾,所以觉得这样的服装很自然地穿在她的身上,很自然地美丽着。

晓蕾给人一种清澈的与众不同的感觉。她不是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但也不属于有心计的小女人。她的脸庞偶尔会透出一种乡村的质朴,却又和城市的繁华水乳交融。当她和她的家访对象一起探头探脑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俏皮的姐姐;当她坐在草地上埋头工作着的时候,他就是一位认真作业的在校生。

(顺便说一句,今后在有晓蕾参加的活动中,三年内不用找新的财务。)

很难想象她竟然热衷于山野穿越,津津乐道于从零下八九度帐篷里钻出来的狼狈。在我们面前她乐意流露她的幼稚,安然得完全没有四处游荡的不羁。

混在人堆里,假如不是因为漂亮,晓蕾常常会被忽略,至少她不那么引人注目。她并不出语惊人,一般附和着别人的多,就没给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当然,把麦子当韭菜的除外。

其实这个时候正是晓蕾仔细观察别人的时候;其实晓蕾懂得的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晓蕾的深刻不是写在脸上的。

她喜欢这样,陶醉在自己的孤寂中,享受生活的恩赐;甘于寂寞,所以最不寂寞。

都说女人是靠爱来滋养的。
眼前的这三位应该也不例外——
寒烟:沉迷的微醺后心如明镜,爱是她唯一的向往;
阿莲:银铃般爽朗的笑,匀速恒温,爱是她唯一的劳作;
晓蕾:闲闲坐下,不紧张,也不松弛,爱是她唯一的秘密。

说着说着,好像已经和助学家访越扯越远了。
听到广播了,D3059开始检票,我们上车。
折腾了半天,把原先两个车厢的位置换在一起,晓蕾又开始打起瞌睡。另两位也渐渐放低了声音。

提着背包,我坐在火车上,一动不动地坐着。车正在飞速前进,以一种我徒步无法达到的速度。
我没有奔跑,可我却在前进。人总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推动着。

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又像一次长假远行的归程——
一些偶然的际遇,一些突发的感触,一些无聊的琐事,一些有趣的旅伴,或者,一些温馨的感觉,都是旅程的意义所在。
旅伴已经结成,趣事多半发生,感触未必良多,际遇还看缘份。

到站了。列车缓缓停了下来。
走下车厢的旅客很快在这座城市四周散开,仿佛这列火车仍然在他们的身体里行驶。
人生是一趟没有终点的火车,所有的人都是它的乘客。
各位,再见!

(全文完)

 

首页

寿县家访杂记(2011)--汉子

油菜花正艳--寒烟

 
  © 2005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智人慧心”助学网